胜博发娱乐

首页 > 正文

爷爷、姥爷与他俩的战友们(104)英雄被害青苗地

www.cn-ee.net2019-08-03


  

  图片发自简书App

  1940年5月21(农历4月15日),这天正好是农历节气的小满日,安徽凤阳县一带的麦子已经拔节,遍地油菜花开,田野里到处是一遍生机盎然的景象。

  这天傍晚,方总司令带人在忙碌了一天的事务后,回到了他的侄儿方国忠游击军秘密宿营地凤阳县小营庄,他在向省党部回复了来电询问的赈济和军饷筹集事宜后,他在刚刚息下不久,曹世嘉就带着他的四五十名游击队员也来到了小营庄。

  曹世嘉自从叛变后,他就一直做着自己升官发财的美梦,这次他在得到叶茂才交给他谋杀方总司令的差事后,他便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升官发财的大好机会。

  曹世嘉暗想,这次他如果能杀了方总司令,他既可以借此向他的日本新主子表忠心,又可以同时拿到日伪军和严世军分别给他的两大笔奖金,还可以得到日伪军先前许诺给他的凤阳县伪军副大队长的官职,这就使他鬼迷心窍,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祖宗和做人的良心。

  曹世嘉有此贼心,当方总司令一进入凤阳县地界后,他就立即派自己的心腹紧盯着方总司令的行踪,并时刻与严世军保持着联系。

  方总司令这一天傍晚向省党部一回电,那边严世军就把方总司令当晚的宿营地电告给了曹世嘉。不久,曹世嘉派出跟踪方总司令的人也回来向他报告了方总司令今晚的宿营地点,因此方总司令刚刚息下不久,曹世嘉的游击队也“恰巧”转战到了小营庄。

  曹世嘉在小营庄附近的麦地和村庄里分别安排好了人手后,他随即带着几个心腹和那三个杀手前往方总司令住处,有卫士向方总司令报告说共产党凤阳县游击队曹世嘉大队长前来求见。

  对于曹世嘉与他的游击队,方总司令也早已熟悉。就在近期,曹世嘉的游击队还和方国忠游击军联合对日伪军作战过,因此方总司令也没有多想,他就让方国忠手下的人请曹世嘉进来见面。

  曹世嘉面见方总司令后,他先假心假意地客套恭维了方总司令一番,然后就按照他先前编排好的谎话来说,他问方总司令此番回凤阳县所为何事?方总司令如实告知他这次回乡负责赈济和筹集军饷之事。

  曹世嘉见方总司令着了套,他便对方总司令说道:“方司令,在这青黄不接之际,筹粮确是困难,但是我知道一个地方肯定有粮。在这临近的卸甲店庄有一个财主叫刘老贵,他是我妻子娘家的一个远房亲戚,他家中现在藏有不少粮食,只是一般人去借肯定不行,但是如果由您出面去谈,那就可能大不一样了。凭您在凤阳县任职时为咱凤阳县老百姓做的那么多好事,以及您一家人为了抗日所做出的牺牲,那刘老贵再怎么抠门,他也一定会卖方总司令您这个面子的。”

  方总司令听曹世嘉如此说,他便当了真,他本着急切的心情对曹世嘉说道:“曹大队长,那刘财主既然是你的亲戚,那你可否给我带下路,陪我前往卸店庄那位刘财主家走一趟,现在不少部队和饥民都已经断粮了,筹粮真是刻不容缓呀!”

  那曹世嘉早就盘算好了,见方总司令已经着了道,他便立即扑着胸脯说道:“我们共产党人风里来雨里去,也一直为老百姓着想,我们的心情也是与方司令一样的,只是我们面子没有方司令大,我与这刘家亲戚也有一点交情,我也拉下一回脸面,这就陪方司令前去走一趟。”

  方总司令秉着对共产党人一贯的信任,他听曹世嘉如此说,他便对方世忠略作交代,就带上自己几个护卫与曹世嘉出了门。为了避免路上遇上日伪军,一行人在曹世嘉的带领下穿过了一大片油菜地,又顺着麦田里的排水沟一路向卸店庄走去。

  方总司令带人离开小营庄后,天色就渐渐黑了下来,当一行人到达一大片麦地的中央时,突然从麦地排水沟的两边麦地里冲出了二三十个人,不待方总司令的人作出反应,跟随在方总司令身边经过乔装的那三个日本杀手就已经率先动了手,走在方总司令前边的曹世嘉也突然调转身来,把罪恶的子弹射进了方总司令的胸膛。

  数颗子弹从方总司令胸口射入,穿透他那为了抗战奔波而瘦削的躯体,方总司令仰面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可惜一代英雄方总司令没有牺牲在冲锋陷阵的抗日战场上,却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国民党反动派和日伪军一场尽心策划的阴谋之中,牺牲在了一个共产党的叛徒手上。

  傍晚的寂静,麦田里的枪声清晰地传到了小营庄,在庄外站岗放哨的游击军士兵听枪声是从方总司令刚出去的方向传来的,他们急忙去向方国忠汇报。

  这时,方国忠也听到了枪声,他也判断着枪响的方向带着身边的卫队冲出了村庄,众人在方国忠带领下迅速向枪响的地方奔了过去。

  游击军一路搜索到了那块麦地,见方总司令和他带走的那四五个护卫都已经倒在了一大片血泊之中,方总司令早已经没有了一丝气吸,而曹世嘉等人一个个都不见了踪影。

  事情明摆着是曹世嘉带领的那支共产党游击队干的,只是方国忠不明白曹世嘉和共产党为什么突然要杀害他的叔父?方国忠这些日子也风闻国共两党接连发生摩擦并要他们游击军也参与反共的事,难道就因为他的叔父也是国民党的人,共产党就要杀了他吗?

  怀疑和复仇的怒火使方国忠带来的游击军的官兵失去了理智,方国忠身边的这些卫士大多数都是方总司令家族的子弟兵,他们背回方总司令等人的尸体后,就立即包围了曹世嘉有意安排在村子里的一二十个共产党游击队员所住的院落。

  这些人在干掉了游击队院子外的哨兵后,不由分说踹开了那扇院门,接着就是数挺机枪的一顿疯狂扫射。游击队中的那些坏种都被曹世嘉带走了,这些留下来的游击队员基本上都是忠诚的革命战士,他们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死的死,伤的伤,受伤的队员也被跟着冲进来的方国忠的卫队补枪打死在了院落里。

  96

  江苏阿康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1.8

  2019.07.31 07:31

  字数 2129

  

  图片发自简书App

  1940年5月21(农历4月15日),这天正好是农历节气的小满日,安徽凤阳县一带的麦子已经拔节,遍地油菜花开,田野里到处是一遍生机盎然的景象。

  这天傍晚,方总司令带人在忙碌了一天的事务后,回到了他的侄儿方国忠游击军秘密宿营地凤阳县小营庄,他在向省党部回复了来电询问的赈济和军饷筹集事宜后,他在刚刚息下不久,曹世嘉就带着他的四五十名游击队员也来到了小营庄。

  曹世嘉自从叛变后,他就一直做着自己升官发财的美梦,这次他在得到叶茂才交给他谋杀方总司令的差事后,他便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升官发财的大好机会。

  曹世嘉暗想,这次他如果能杀了方总司令,他既可以借此向他的日本新主子表忠心,又可以同时拿到日伪军和严世军分别给他的两大笔奖金,还可以得到日伪军先前许诺给他的凤阳县伪军副大队长的官职,这就使他鬼迷心窍,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祖宗和做人的良心。

  曹世嘉有此贼心,当方总司令一进入凤阳县地界后,他就立即派自己的心腹紧盯着方总司令的行踪,并时刻与严世军保持着联系。

  方总司令这一天傍晚向省党部一回电,那边严世军就把方总司令当晚的宿营地电告给了曹世嘉。不久,曹世嘉派出跟踪方总司令的人也回来向他报告了方总司令今晚的宿营地点,因此方总司令刚刚息下不久,曹世嘉的游击队也“恰巧”转战到了小营庄。

  曹世嘉在小营庄附近的麦地和村庄里分别安排好了人手后,他随即带着几个心腹和那三个杀手前往方总司令住处,有卫士向方总司令报告说共产党凤阳县游击队曹世嘉大队长前来求见。

  对于曹世嘉与他的游击队,方总司令也早已熟悉。就在近期,曹世嘉的游击队还和方国忠游击军联合对日伪军作战过,因此方总司令也没有多想,他就让方国忠手下的人请曹世嘉进来见面。

  曹世嘉面见方总司令后,他先假心假意地客套恭维了方总司令一番,然后就按照他先前编排好的谎话来说,他问方总司令此番回凤阳县所为何事?方总司令如实告知他这次回乡负责赈济和筹集军饷之事。

  曹世嘉见方总司令着了套,他便对方总司令说道:“方司令,在这青黄不接之际,筹粮确是困难,但是我知道一个地方肯定有粮。在这临近的卸甲店庄有一个财主叫刘老贵,他是我妻子娘家的一个远房亲戚,他家中现在藏有不少粮食,只是一般人去借肯定不行,但是如果由您出面去谈,那就可能大不一样了。凭您在凤阳县任职时为咱凤阳县老百姓做的那么多好事,以及您一家人为了抗日所做出的牺牲,那刘老贵再怎么抠门,他也一定会卖方总司令您这个面子的。”

  方总司令听曹世嘉如此说,他便当了真,他本着急切的心情对曹世嘉说道:“曹大队长,那刘财主既然是你的亲戚,那你可否给我带下路,陪我前往卸店庄那位刘财主家走一趟,现在不少部队和饥民都已经断粮了,筹粮真是刻不容缓呀!”

  那曹世嘉早就盘算好了,见方总司令已经着了道,他便立即扑着胸脯说道:“我们共产党人风里来雨里去,也一直为老百姓着想,我们的心情也是与方司令一样的,只是我们面子没有方司令大,我与这刘家亲戚也有一点交情,我也拉下一回脸面,这就陪方司令前去走一趟。”

  方总司令秉着对共产党人一贯的信任,他听曹世嘉如此说,他便对方世忠略作交代,就带上自己几个护卫与曹世嘉出了门。为了避免路上遇上日伪军,一行人在曹世嘉的带领下穿过了一大片油菜地,又顺着麦田里的排水沟一路向卸店庄走去。

  方总司令带人离开小营庄后,天色就渐渐黑了下来,当一行人到达一大片麦地的中央时,突然从麦地排水沟的两边麦地里冲出了二三十个人,不待方总司令的人作出反应,跟随在方总司令身边经过乔装的那三个日本杀手就已经率先动了手,走在方总司令前边的曹世嘉也突然调转身来,把罪恶的子弹射进了方总司令的胸膛。

  数颗子弹从方总司令胸口射入,穿透他那为了抗战奔波而瘦削的躯体,方总司令仰面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可惜一代英雄方总司令没有牺牲在冲锋陷阵的抗日战场上,却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国民党反动派和日伪军一场尽心策划的阴谋之中,牺牲在了一个共产党的叛徒手上。

  傍晚的寂静,麦田里的枪声清晰地传到了小营庄,在庄外站岗放哨的游击军士兵听枪声是从方总司令刚出去的方向传来的,他们急忙去向方国忠汇报。

  这时,方国忠也听到了枪声,他也判断着枪响的方向带着身边的卫队冲出了村庄,众人在方国忠带领下迅速向枪响的地方奔了过去。

  游击军一路搜索到了那块麦地,见方总司令和他带走的那四五个护卫都已经倒在了一大片血泊之中,方总司令早已经没有了一丝气吸,而曹世嘉等人一个个都不见了踪影。

  事情明摆着是曹世嘉带领的那支共产党游击队干的,只是方国忠不明白曹世嘉和共产党为什么突然要杀害他的叔父?方国忠这些日子也风闻国共两党接连发生摩擦并要他们游击军也参与反共的事,难道就因为他的叔父也是国民党的人,共产党就要杀了他吗?

  怀疑和复仇的怒火使方国忠带来的游击军的官兵失去了理智,方国忠身边的这些卫士大多数都是方总司令家族的子弟兵,他们背回方总司令等人的尸体后,就立即包围了曹世嘉有意安排在村子里的一二十个共产党游击队员所住的院落。

  这些人在干掉了游击队院子外的哨兵后,不由分说踹开了那扇院门,接着就是数挺机枪的一顿疯狂扫射。游击队中的那些坏种都被曹世嘉带走了,这些留下来的游击队员基本上都是忠诚的革命战士,他们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死的死,伤的伤,受伤的队员也被跟着冲进来的方国忠的卫队补枪打死在了院落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1940年5月21(农历4月15日),这天正好是农历节气的小满日,安徽凤阳县一带的麦子已经拔节,遍地油菜花开,田野里到处是一遍生机盎然的景象。

  这天傍晚,方总司令带人在忙碌了一天的事务后,回到了他的侄儿方国忠游击军秘密宿营地凤阳县小营庄,他在向省党部回复了来电询问的赈济和军饷筹集事宜后,他在刚刚息下不久,曹世嘉就带着他的四五十名游击队员也来到了小营庄。

  曹世嘉自从叛变后,他就一直做着自己升官发财的美梦,这次他在得到叶茂才交给他谋杀方总司令的差事后,他便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升官发财的大好机会。

  曹世嘉暗想,这次他如果能杀了方总司令,他既可以借此向他的日本新主子表忠心,又可以同时拿到日伪军和严世军分别给他的两大笔奖金,还可以得到日伪军先前许诺给他的凤阳县伪军副大队长的官职,这就使他鬼迷心窍,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祖宗和做人的良心。

  曹世嘉有此贼心,当方总司令一进入凤阳县地界后,他就立即派自己的心腹紧盯着方总司令的行踪,并时刻与严世军保持着联系。

  方总司令这一天傍晚向省党部一回电,那边严世军就把方总司令当晚的宿营地电告给了曹世嘉。不久,曹世嘉派出跟踪方总司令的人也回来向他报告了方总司令今晚的宿营地点,因此方总司令刚刚息下不久,曹世嘉的游击队也“恰巧”转战到了小营庄。

  曹世嘉在小营庄附近的麦地和村庄里分别安排好了人手后,他随即带着几个心腹和那三个杀手前往方总司令住处,有卫士向方总司令报告说共产党凤阳县游击队曹世嘉大队长前来求见。

  对于曹世嘉与他的游击队,方总司令也早已熟悉。就在近期,曹世嘉的游击队还和方国忠游击军联合对日伪军作战过,因此方总司令也没有多想,他就让方国忠手下的人请曹世嘉进来见面。

  曹世嘉面见方总司令后,他先假心假意地客套恭维了方总司令一番,然后就按照他先前编排好的谎话来说,他问方总司令此番回凤阳县所为何事?方总司令如实告知他这次回乡负责赈济和筹集军饷之事。

  曹世嘉见方总司令着了套,他便对方总司令说道:“方司令,在这青黄不接之际,筹粮确是困难,但是我知道一个地方肯定有粮。在这临近的卸甲店庄有一个财主叫刘老贵,他是我妻子娘家的一个远房亲戚,他家中现在藏有不少粮食,只是一般人去借肯定不行,但是如果由您出面去谈,那就可能大不一样了。凭您在凤阳县任职时为咱凤阳县老百姓做的那么多好事,以及您一家人为了抗日所做出的牺牲,那刘老贵再怎么抠门,他也一定会卖方总司令您这个面子的。”

  方总司令听曹世嘉如此说,他便当了真,他本着急切的心情对曹世嘉说道:“曹大队长,那刘财主既然是你的亲戚,那你可否给我带下路,陪我前往卸店庄那位刘财主家走一趟,现在不少部队和饥民都已经断粮了,筹粮真是刻不容缓呀!”

  那曹世嘉早就盘算好了,见方总司令已经着了道,他便立即扑着胸脯说道:“我们共产党人风里来雨里去,也一直为老百姓着想,我们的心情也是与方司令一样的,只是我们面子没有方司令大,我与这刘家亲戚也有一点交情,我也拉下一回脸面,这就陪方司令前去走一趟。”

  方总司令秉着对共产党人一贯的信任,他听曹世嘉如此说,他便对方世忠略作交代,就带上自己几个护卫与曹世嘉出了门。为了避免路上遇上日伪军,一行人在曹世嘉的带领下穿过了一大片油菜地,又顺着麦田里的排水沟一路向卸店庄走去。

  方总司令带人离开小营庄后,天色就渐渐黑了下来,当一行人到达一大片麦地的中央时,突然从麦地排水沟的两边麦地里冲出了二三十个人,不待方总司令的人作出反应,跟随在方总司令身边经过乔装的那三个日本杀手就已经率先动了手,走在方总司令前边的曹世嘉也突然调转身来,把罪恶的子弹射进了方总司令的胸膛。

  数颗子弹从方总司令胸口射入,穿透他那为了抗战奔波而瘦削的躯体,方总司令仰面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可惜一代英雄方总司令没有牺牲在冲锋陷阵的抗日战场上,却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国民党反动派和日伪军一场尽心策划的阴谋之中,牺牲在了一个共产党的叛徒手上。

  傍晚的寂静,麦田里的枪声清晰地传到了小营庄,在庄外站岗放哨的游击军士兵听枪声是从方总司令刚出去的方向传来的,他们急忙去向方国忠汇报。

  这时,方国忠也听到了枪声,他也判断着枪响的方向带着身边的卫队冲出了村庄,众人在方国忠带领下迅速向枪响的地方奔了过去。

  游击军一路搜索到了那块麦地,见方总司令和他带走的那四五个护卫都已经倒在了一大片血泊之中,方总司令早已经没有了一丝气吸,而曹世嘉等人一个个都不见了踪影。

  事情明摆着是曹世嘉带领的那支共产党游击队干的,只是方国忠不明白曹世嘉和共产党为什么突然要杀害他的叔父?方国忠这些日子也风闻国共两党接连发生摩擦并要他们游击军也参与反共的事,难道就因为他的叔父也是国民党的人,共产党就要杀了他吗?

  怀疑和复仇的怒火使方国忠带来的游击军的官兵失去了理智,方国忠身边的这些卫士大多数都是方总司令家族的子弟兵,他们背回方总司令等人的尸体后,就立即包围了曹世嘉有意安排在村子里的一二十个共产党游击队员所住的院落。

  这些人在干掉了游击队院子外的哨兵后,不由分说踹开了那扇院门,接着就是数挺机枪的一顿疯狂扫射。游击队中的那些坏种都被曹世嘉带走了,这些留下来的游击队员基本上都是忠诚的革命战士,他们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死的死,伤的伤,受伤的队员也被跟着冲进来的方国忠的卫队补枪打死在了院落里。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