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娱乐

首页 > 正文

花萼楼上的使臣——蒙古高丽安南其实一个都没有

www.cn-ee.net2019-08-14
?

  《长安十二时辰》接近尾声,花萼相辉楼上的唇枪舌剑和刀光剑影似乎在刻意描述政治的戏剧性。而且作者似乎还秉着“戏中有戏”的原则,为这一幕豪华版的《冬狮》配备了几位旁观者——也就是外国使臣。按照片尾的字幕显示这些“歪果仁”分别是:蒙古使臣、高丽使臣、安南使臣、异国使臣。

  那么,问题来了,在大唐天宝三载的上元之夜,兴庆宫花萼相辉楼之上,真的有这些来自于五湖四海的外国使臣么?

  答案是:外国使臣可能会有,但是蒙古、高丽、安南这三个国家的使臣却绝不会出现在唐宫的国宴之上,因为在当时这三个国家都不存在。

  之所以如此处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某些令人哭笑不得的无聊原因,这部剧中几位主角都被迫改成了和历史上本尊谐音或相近的名字,比如李林甫被改为“林九郎”、高力士被改为“郭利仕”、贺知章改为“何执正”、许合子改成“许鹤子”——最让人觉得无奈的是唐明皇杨贵妃夫妇,唐明皇李三郎被改成“四郎”、杨玉环改成了“严羽幻”······顺便说一句,当时还真有个李四郎,他就是唐明皇的兄弟,薨于开元十四年的惠文太子,生前为岐王。

  被改的不仅仅是人名,还有年号、国号——天宝年号被改为“天保”;周边的国家也被不得不改成了唐朝以后才出现的国家。但这种移花接木的方式实在是高明,因为蒙古、高丽、安南这三个国家在历史上都有两个概念——分别是地理上的概念和民族上的概念。

  

  “歪果仁”严重的大唐国宴。

  我们按照出场顺序还原一下这几位使臣的真实身份。

  第一个出场的是“蒙古”使者。当时蒙古人的祖先,室韦诸部并没有生活在蒙古高原,而是在今黑龙江中上游及嫩江流域一带游牧;在盛唐之后,据有今日蒙古之地的则是草原雄邦回纥汗国,后改名回鹘。回纥的祖先是秦汉之际的丁零人,又经常被写作丁灵、丁令,正确的读音为颠连,亦称之为狄历、敕勒、铁勒。

  最早丁零各部在北海南部过着游牧生活,后逐渐南下,在魏晋之际便散居于阴山南北,并且逐渐的开始走向文明。由于丁零人使用一种高轮大车,故汉人又称丁零为“高车”。《北史》记载丁零人的风俗是能歌善舞:

  “男女无大小,皆集会,平吉之人,则歌舞为乐”。

  而且信奉萨满教。旧题晋陶潜《搜神后记》卷一讲述了这么一个奇幻的故事:汉辽东人丁令威成仙,后化鹤归来,落于城门华表柱上。有少年欲射之,鹤乃飞鸣作人言:

  “有鸟有鸟丁灵威,去家千岁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累累。”

  凡人经过修炼化身为鸟类,但依旧牵挂着故土,这是萨满教传说中常见的题材。由此可知至少在南北朝之际,丁零人仍旧是以萨满教为主要的信仰。而早在五胡乱华之际,丁零人甚至还一度在中原建立了自己的政权,比如“以一城之众,反覆三国之间”的翟魏。但是好景不长,在那个群雄并起的乱世,丁零人作为一个族群实在是一个十分弱小的存在,他们在中原的建立政权也只是南柯一梦。慕容燕、拓跋魏都曾经攻打丁零;尤其是魏太武帝认为漠南丁零“人多甚众”所以决定先下手为强,一时间丁零诸部“降者数十万落,获牛马亦百余万,皆徙之漠南千里之地”。在火与剑的动荡中,丁零各部有的迁至西域,有的融入汉、鲜卑等强大族群,其中的少数一部分在突厥帝国灭亡之后于“古匈奴故地”建立了回纥汗国,也称回鹘。

  

  回鹘贵族夫妇。

  回鹘汗国在鼎盛之际曾经一度顾盼自雄,甚至于大唐也多有倨傲不逊之举。而大唐为了向回鹘购买战马和抗击西部强敌吐蕃王朝,也不得不将就回鹘君臣时不时的放肆。至唐代宗宝应二年(763AD)回鹘牟羽可汗为了加强王权,打压国内树大根深的萨满巫师和老派贵族。悍然改宗外来信仰——来自于波斯的摩尼教。摩尼教被奉为国教以后,虽然一度加强了回鹘可汗的统治,但也为回鹘社会埋下了动荡和分裂的祸根。到了唐文宗开成五年和唐武宗会昌六年这七年,内部早已人心丧尽的回鹘汗国在北境强敌黠戛斯汗国和之前的盟友大唐的夹击之下土崩瓦解,至唐宣宗大中二年,部下仅剩数百的回鹘遏捻可汗先后寄命于奚、室韦,并在唐朝的打压之下归于覆亡。末代回鹘国君遏捻可汗趁夜与妻子葛禄、儿子特勒毒斯等九人骑马西遁,不知所终。

  至于现代蒙古人的祖先则是室韦诸部的一种,称蒙兀室韦。与契丹、鲜卑一样,蒙兀室韦也是东胡的后代。后来他们分为几支向西、向南迁徙,逐步迁到蒙古草原一带,与当地的匈奴、突厥等族的后裔结合,逐步形成了蒙古族的各个氏族、部落。 而至于比较回鹘汗国,室韦诸部和唐朝的关系要亲近的多。室韦与鲜卑不仅同源,而且室韦和鲜卑本是同一族名serbi(亦作sirbi或sirvi)的不同音译,只是拓跋魏在定鼎中原后,因为瞧不起那些贫困落后,滞留松漠的同胞,于是蓄意人为区分了鲜卑与室韦。在唐德宗贞元年间,唐朝设立室韦都督府,使之成为了大唐在东北亚的一块“飞地”。而在开元天宝年间,室韦则是由平卢节度使统辖,也就是说,室韦诸部在长安的代表的身份应该是地位不高的唐家臣子,而不是外国使臣,所以很难有资格登上花萼楼吃国宴。

  之后再说安南。

  唐朝确实有安南这个称呼,其范围包括近世的越南北部。但是当时的安南绝对不会向向长安朝廷遣使入贡——因为这个安南在当时是一个都护府。

  今天的越南北部古称交趾,自秦征五岭,赵佗自王以来一直是以郡县的状态归属于中央王朝或地方割据势力。“安南”之名最早见于唐高宗永徽六年(655AD),至调露元年(679AD),乃以交州都督府改置安南都护府,治所为宋平,也就是今越南河内,由交州刺史兼任安南都护。这个情况基本一直持续到了五代。后晋天福四年,也就是南汉大有十二年(939AD),安南悍将吴权于白藤江之役大破南汉,之后自立为王。从此安南才由郡县逐渐的成为了一个独立于中央王朝之外的邦国。

  但是,在唐朝,现在的越南南部确实有一个在政治上独立于大唐之外的政权,而这个政权甚至在文化上也不同于新罗、日本等国,属于汉文明的分支,与大唐“同文同种”。这个国家就是占婆国,有唐一代,占婆国被称为林邑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辉煌灿烂文化南方大国。林邑国的主体居民与今日马来人同源,大多信奉印度教,擅于航海、捕鱼、音乐和经商,还有着高的造船技术和建筑技术,同东南亚诸国以及中国都有着密切的往来。各种文献上记载,林邑国根据经常向唐朝进贡大象、犀牛等热带特产的珍禽异兽,而在广州的国际贸易市场上,沉香这些珍贵的奢侈品也是由林邑商人垄断。

  

  充满了印度教审美的占城国——也就是林邑国宫殿遗址。

  所在当时长安城中只会出现林邑国的使臣,而不会出现安南国的使臣。

  至于高丽使臣也不可能出现在天宝年间的花萼楼上,因为当时的高丽(就是高丽——唐朝人一直以“高丽”称呼高句丽)早已为唐朝和南部的新罗王朝联手攻灭。而继起的渤海王国也仅仅是在和日本往来时自称“高丽”,对于大唐则一直是很谨慎的以“渤海”自称。至于作为第一个统一韩半岛的政权,新罗王朝则更不可能以高丽自称——历史上新罗与高丽一直是剑拔弩张的关系。所以,当时来自于韩半岛的使臣只能是新罗使臣。

  新罗王朝与大唐之间的往事极为精彩,日后详叙。

  

  韩国庆州新罗遗址。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