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娱乐

首页 > 正文

评分8.9,故宫一年一集的纪录片更新!这么慢,大家还是说:慢慢来,不急……

www.cn-ee.net2019-09-01

  原标题:评分8.9,故宫一年一集的纪录片更新!这么慢,大家还是说:慢慢来,不急……

  在讲究效率的今天,

  一个小时能拆完一座桥,

  一天能改造一个火车站,

  一个月更能做无数事情。

  但有个地方始终与快无缘,

  对它来说,一年的时间,

  只不过够更新一集20分钟的纪录片罢了。

  这个慢悠悠的地点,

  就是故宫。

  

  前些天,

  在2017年开播的,

  著名一年一更纪录片,

  《故宫新事》终于更新第三集,

  豆瓣评分依旧在8.9分。

  人们得以看到封门维修的养心殿,

  这段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曾经的雕梁画栋,颜色褪去;

  曾经的书法字画,残缺不全;

  曾经的帝王天子,云消雾散。

  紫禁城中的文物里,

  都是历史的故事与温度。

  而匠人们修复这些古物时,

  不经意会流露出一种,

  远离尘世的安静祥和。

  养心殿5年之期,已过3年。

  

  

  

  时间回溯到2016年6月,

  经历百年风雨,

  住过数位皇帝的养心殿,

  终于开始着手修缮。

  门口支离破碎的匾额,

  说明了这座垂垂老矣的宫殿,

  已经历太多风风雨雨。

  

  从故宫博物院对外开放开始,

  养心殿大多时间都是封闭的,

  游客只能隔窗一瞥,

  试图看到曾经帝王的些许痕迹。

  无论殿外怎样沧海桑田,

  殿内的时间似乎被暂停一样,

  只有不断变厚的灰尘,

  证明了时间确实在流逝。

  

  曾经资金匮乏,技术不足,

  封闭式保护成为无奈之举。

  现在时机终于成熟,

  早已脆弱不堪的养心殿,

  终于迎来了大修。

  和家中大扫除一样,

  修缮房屋,要先将所有家具撤出。

  但不同的是,

  这里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大意不得。

  

  

  

  养心殿内的文物有1890件,

  需要一件件编号入库。

  有些脆弱的木质部分,

  再也经不起大的折腾。

  师傅们干活的时候,

  经常相互打趣:

  “不要冒险,虽然你耐摔,

  这些宝贝可撑不住。”

  “摔我没关系,摔它可不行。”

  

  养心殿是皇帝的住所,

  因此里面许多匾额和字画,

  都是皇帝御笔亲书。

  为了将粘在门窗上的字画揭下,

  花大把时间在一幅画前,

  是极为常见的事情。

  

  有的字画下面,

  还留有上一幅画作的痕迹,

  这时候修复就变成了考古。

  师傅们会费尽心思将所有纸揭下,

  因为哪怕多一个字,

  甚至半个字,

  都会是非常宝贵的线索。

  

  看着一个个物件被搬出去,

  难免让人感慨万千。

  曾经的九五至尊,

  曾经的皇家御用,

  最后都逃不过被尘埃封存的命运。

  说什么吾皇万岁,

  谈什么千秋万代,

  终究是大梦一场。

  

  

  许多人都不知道,

  电视中金碧辉煌的养心殿,

  如今已经破落到什么地步。

  墙体脱落,虫灾泛滥,

  尘埃遍地,潮气满满,

  雕梁画栋,颜色尽失。

  有的专家苦中作乐,

  说这些灰尘随便一捧都有百年历史,

  也算的上文物了。

  

  

  

  若不是它在紫禁城内,

  外面挂着养心殿的牌子,

  进来乍一看,

  任谁也会觉得自己走错房间。

  所以养心殿的修缮,

  迫在眉睫。

  

  

  1890件文物,

  都有量身定制的箱匣。

  打包是一件很精细的事,

  哪怕是一根掉落的流苏也要小心收好,

  以防后面修复用到。

  

  

  这些文物年龄实在太大,

  任何因素都可能毁坏它们。

  所以包装至少四层,

  要同时考虑撞击、潮气、

  干燥、虫蛀的影响。

  

  搬运到最后,

  只有佛堂的无量寿宝塔被留下来。

  七层紫檀木宝塔,高四米,

  因为体积太大,

  移动和拆分都会有风险,

  最后只好封钉在原处。

  

  

  仅仅是这些文物的维护,

  就是十分庞大的工程。

  更何况有些娇贵的器件,

  修缮还要看天气、温度、光照。

  在这个以百年为单位的宫殿中,

  一年的时间实在不值一提,

  宛如眨眼、弹指之间。

  

  搬迁出来的文物,

  需要先去一趟文保科技部,

  进行清理、除尘。

  这里的各位师傅,

  别的不说,

  大师等级的除尘技术,

  是基本技能要求,

  各种材料、手法都要掌握。

  

  

  

  慢工出细活,

  用来形容此时的工匠们,

  再合适不过。

  不怕速度慢,

  就怕一个疏忽毁了百年文物。

  工具与器具的触碰,

  是匠人与前人的交流。

  

  

  

  撤出文物的养心殿,

  空旷而安静。

  如同丢失锦绣华服后,

  露出难掩的苍老与残破。

  因为殿内不能用取暖设备,

  也不能用大的照明设备,

  所以负责殿内勘测的工匠们,

  只能在寒冷昏暗中进行。

  

  

  这份苦普通人吃不了。

  但里面隐藏的惊喜,

  也是普通人无缘见到的。

  就像搬家的时候,

  在各个角落发现被遗忘的物件一样,

  工匠们在宫殿的各个角落,

  也发现了许多被隐藏的故事。

  

  

  在养心殿侧面的墙下,

  精通建筑的师傅,

  在勘察墙壁时,

  因发现一块透风砖而兴奋异常。

  过去这种砖跟墙体同时砌,

  很难单独安装或替换。

  所以确定了砖的时间,

  就能推断宫殿的准确建造时间。

  

  后来更是在类似的地方,

  发现了清朝的宫廷戏折,

  一度还登上微博热搜。

  这是独属于修缮师傅们的惊喜。

  

  

  在养心殿的一扇窗户上,

  有一个雨搭十分奇特。

  能挡雨,却又不挡光,

  原本大家没有在意,

  以为是特殊处理的瓦片,

  或者是云母做的。

  

  这次因为修缮送去化验,

  才发现居然都是用贝壳做的。

  不知挑选了多少大而平的贝壳,

  才凑出这么一小片明瓦檐。

  目前整个紫禁城中,

  只有这一处用了此类明瓦。

  

  

  养心殿最大的问题是潮湿,

  直接导致虫害和霉菌。

  为了查明湿度过高的原因,

  师傅们将霉菌最严重的西围房地砖揭开,

  惊奇地发现了古代的地暖:

  烟道。

  

  

  人们都知道养心殿的藻井大气磅礴。

  下面挂着的轩辕镜,

  更是巧夺天工。

  但很少有人知道,

  上面还有一个秘密空间。

  

  

  养心殿藻井之上的正中央,

  供奉着用于护国佑民,

  安镇家国天下的镇宅神牌。

  据史料记载,

  从雍正时期开始,

  神牌便守在养心殿的木脊之上。

  即使到了现在,

  来往的师傅们也不敢轻易挪动。

  

  这上面的大木构件,

  保留了很多建成初期的明代特征,

  这让懂得木工的人十分兴奋。

  有些地方还留着过去的标记,

  从前工匠修缮留下来的记号,

  被如今的匠人们参考,

  这种跨越时空的交流,

  让人感受到传承的味道。

  

  

  这里最多的声音,

  是工具和文物接触摩擦的沙沙声。

  人们的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专心勘测的他们,

  也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此刻的表情有多温柔。

  

  

  

  油作师傅在修复时,

  坚持要用传统的光油。

  虽然耗时耗力,

  但更有利于保护墙壁。

  他的理由很简单:

  “故宫不是我们这一代人的,

  以后八代十代都要有这故宫。”

  

  这长达几年的整理、勘测记录,

  最终汇编成二百余万字的书。

  这是大家费尽心血,

  给养心殿,给故宫写出的,

  病例与治疗方案。

  

  2018年9月3日,

  院长单霁翔,

  与前任院长郑欣淼老先生,

  一同登上养心殿屋脊,

  取出脊筒内的宝匣。

  宣布养心殿修缮正式开始。

  

  养心殿的宝匣很稀有,

  是至今为止第一个带有彩绘的匣子。

  宝匣是古人封装“镇物”用的,

  一座建筑放入宝匣,

  才标志着建筑圆满落成。

  

  师傅们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元宝、铜钱、经文……

  这些会做清理修复,

  并在修缮结束时,

  再次装入宝匣放回原位。

  要看这个场景,

  我们只能慢慢等待下一集。

  

  

  总有人把时间比喻为沙子,

  无论怎么紧握,

  都会越来越少。

  而在故宫修文物的匠人们,

  就是在以自己的时间为代价,

  用双手去接住那些已经逝去的时间,

  让它慢一点,再慢一点。

  他们教会许多人一个道理:

  人生总有些美丽的事情,

  是急不得的。

  来源:匠心之城微信号:jxzc681

  图片及素材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七茶文化

  原标题:评分8.9,故宫一年一集的纪录片更新!这么慢,大家还是说:慢慢来,不急……

  在讲究效率的今天,

  一个小时能拆完一座桥,

  一天能改造一个火车站,

  一个月更能做无数事情。

  但有个地方始终与快无缘,

  对它来说,一年的时间,

  只不过够更新一集20分钟的纪录片罢了。

  这个慢悠悠的地点,

  就是故宫。

  

  前些天,

  在2017年开播的,

  著名一年一更纪录片,

  《故宫新事》终于更新第三集,

  豆瓣评分依旧在8.9分。

  人们得以看到封门维修的养心殿,

  这段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曾经的雕梁画栋,颜色褪去;

  曾经的书法字画,残缺不全;

  曾经的帝王天子,云消雾散。

  紫禁城中的文物里,

  都是历史的故事与温度。

  而匠人们修复这些古物时,

  不经意会流露出一种,

  远离尘世的安静祥和。

  养心殿5年之期,已过3年。

  

  

  

  时间回溯到2016年6月,

  经历百年风雨,

  住过数位皇帝的养心殿,

  终于开始着手修缮。

  门口支离破碎的匾额,

  说明了这座垂垂老矣的宫殿,

  已经历太多风风雨雨。

  

  从故宫博物院对外开放开始,

  养心殿大多时间都是封闭的,

  游客只能隔窗一瞥,

  试图看到曾经帝王的些许痕迹。

  无论殿外怎样沧海桑田,

  殿内的时间似乎被暂停一样,

  只有不断变厚的灰尘,

  证明了时间确实在流逝。

  

  曾经资金匮乏,技术不足,

  封闭式保护成为无奈之举。

  现在时机终于成熟,

  早已脆弱不堪的养心殿,

  终于迎来了大修。

  和家中大扫除一样,

  修缮房屋,要先将所有家具撤出。

  但不同的是,

  这里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大意不得。

  

  

  

  养心殿内的文物有1890件,

  需要一件件编号入库。

  有些脆弱的木质部分,

  再也经不起大的折腾。

  师傅们干活的时候,

  经常相互打趣:

  “不要冒险,虽然你耐摔,

  这些宝贝可撑不住。”

  “摔我没关系,摔它可不行。”

  

  养心殿是皇帝的住所,

  因此里面许多匾额和字画,

  都是皇帝御笔亲书。

  为了将粘在门窗上的字画揭下,

  花大把时间在一幅画前,

  是极为常见的事情。

  

  有的字画下面,

  还留有上一幅画作的痕迹,

  这时候修复就变成了考古。

  师傅们会费尽心思将所有纸揭下,

  因为哪怕多一个字,

  甚至半个字,

  都会是非常宝贵的线索。

  

  看着一个个物件被搬出去,

  难免让人感慨万千。

  曾经的九五至尊,

  曾经的皇家御用,

  最后都逃不过被尘埃封存的命运。

  说什么吾皇万岁,

  谈什么千秋万代,

  终究是大梦一场。

  

  

  许多人都不知道,

  电视中金碧辉煌的养心殿,

  如今已经破落到什么地步。

  墙体脱落,虫灾泛滥,

  尘埃遍地,潮气满满,

  雕梁画栋,颜色尽失。

  有的专家苦中作乐,

  说这些灰尘随便一捧都有百年历史,

  也算的上文物了。

  

  

  

  若不是它在紫禁城内,

  外面挂着养心殿的牌子,

  进来乍一看,

  任谁也会觉得自己走错房间。

  所以养心殿的修缮,

  迫在眉睫。

  

  

  1890件文物,

  都有量身定制的箱匣。

  打包是一件很精细的事,

  哪怕是一根掉落的流苏也要小心收好,

  以防后面修复用到。

  

  

  这些文物年龄实在太大,

  任何因素都可能毁坏它们。

  所以包装至少四层,

  要同时考虑撞击、潮气、

  干燥、虫蛀的影响。

  

  搬运到最后,

  只有佛堂的无量寿宝塔被留下来。

  七层紫檀木宝塔,高四米,

  因为体积太大,

  移动和拆分都会有风险,

  最后只好封钉在原处。

  

  

  仅仅是这些文物的维护,

  就是十分庞大的工程。

  更何况有些娇贵的器件,

  修缮还要看天气、温度、光照。

  在这个以百年为单位的宫殿中,

  一年的时间实在不值一提,

  宛如眨眼、弹指之间。

  

  搬迁出来的文物,

  需要先去一趟文保科技部,

  进行清理、除尘。

  这里的各位师傅,

  别的不说,

  大师等级的除尘技术,

  是基本技能要求,

  各种材料、手法都要掌握。

  

  

  

  慢工出细活,

  用来形容此时的工匠们,

  再合适不过。

  不怕速度慢,

  就怕一个疏忽毁了百年文物。

  工具与器具的触碰,

  是匠人与前人的交流。

  

  

  

  撤出文物的养心殿,

  空旷而安静。

  如同丢失锦绣华服后,

  露出难掩的苍老与残破。

  因为殿内不能用取暖设备,

  也不能用大的照明设备,

  所以负责殿内勘测的工匠们,

  只能在寒冷昏暗中进行。

  

  

  这份苦普通人吃不了。

  但里面隐藏的惊喜,

  也是普通人无缘见到的。

  就像搬家的时候,

  在各个角落发现被遗忘的物件一样,

  工匠们在宫殿的各个角落,

  也发现了许多被隐藏的故事。

  

  

  在养心殿侧面的墙下,

  精通建筑的师傅,

  在勘察墙壁时,

  因发现一块透风砖而兴奋异常。

  过去这种砖跟墙体同时砌,

  很难单独安装或替换。

  所以确定了砖的时间,

  就能推断宫殿的准确建造时间。

  

  后来更是在类似的地方,

  发现了清朝的宫廷戏折,

  一度还登上微博热搜。

  这是独属于修缮师傅们的惊喜。

  

  

  在养心殿的一扇窗户上,

  有一个雨搭十分奇特。

  能挡雨,却又不挡光,

  原本大家没有在意,

  以为是特殊处理的瓦片,

  或者是云母做的。

  

  这次因为修缮送去化验,

  才发现居然都是用贝壳做的。

  不知挑选了多少大而平的贝壳,

  才凑出这么一小片明瓦檐。

  目前整个紫禁城中,

  只有这一处用了此类明瓦。

  

  

  养心殿最大的问题是潮湿,

  直接导致虫害和霉菌。

  为了查明湿度过高的原因,

  师傅们将霉菌最严重的西围房地砖揭开,

  惊奇地发现了古代的地暖:

  烟道。

  

  

  人们都知道养心殿的藻井大气磅礴。

  下面挂着的轩辕镜,

  更是巧夺天工。

  但很少有人知道,

  上面还有一个秘密空间。

  

  

  养心殿藻井之上的正中央,

  供奉着用于护国佑民,

  安镇家国天下的镇宅神牌。

  据史料记载,

  从雍正时期开始,

  神牌便守在养心殿的木脊之上。

  即使到了现在,

  来往的师傅们也不敢轻易挪动。

  

  这上面的大木构件,

  保留了很多建成初期的明代特征,

  这让懂得木工的人十分兴奋。

  有些地方还留着过去的标记,

  从前工匠修缮留下来的记号,

  被如今的匠人们参考,

  这种跨越时空的交流,

  让人感受到传承的味道。

  

  

  这里最多的声音,

  是工具和文物接触摩擦的沙沙声。

  人们的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专心勘测的他们,

  也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此刻的表情有多温柔。

  

  

  

  油作师傅在修复时,

  坚持要用传统的光油。

  虽然耗时耗力,

  但更有利于保护墙壁。

  他的理由很简单:

  “故宫不是我们这一代人的,

  以后八代十代都要有这故宫。”

  

  这长达几年的整理、勘测记录,

  最终汇编成二百余万字的书。

  这是大家费尽心血,

  给养心殿,给故宫写出的,

  病例与治疗方案。

  

  2018年9月3日,

  院长单霁翔,

  与前任院长郑欣淼老先生,

  一同登上养心殿屋脊,

  取出脊筒内的宝匣。

  宣布养心殿修缮正式开始。

  

  养心殿的宝匣很稀有,

  是至今为止第一个带有彩绘的匣子。

  宝匣是古人封装“镇物”用的,

  一座建筑放入宝匣,

  才标志着建筑圆满落成。

  

  师傅们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元宝、铜钱、经文……

  这些会做清理修复,

  并在修缮结束时,

  再次装入宝匣放回原位。

  要看这个场景,

  我们只能慢慢等待下一集。

  

  

  总有人把时间比喻为沙子,

  无论怎么紧握,

  都会越来越少。

  而在故宫修文物的匠人们,

  就是在以自己的时间为代价,

  用双手去接住那些已经逝去的时间,

  让它慢一点,再慢一点。

  他们教会许多人一个道理:

  人生总有些美丽的事情,

  是急不得的。

  来源:匠心之城微信号:jxzc681

  图片及素材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养心殿

  故宫

  文物

  宝匣

  紫禁城

  阅读 ()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