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娱乐

首页 > 正文

百度百科都搜不到的“数字生态”,来看看他们怎么说?

www.cn-ee.net2019-09-04

  BP商业伙伴2天前我要分享

  当下,“数字生态”这个词可谓炙手可热

  尽管,作为一个新鲜词汇

  业界对“数字生态”的解释

  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但这并不影响业界大佬们

  强化合作的步伐

  事实上

  数字生态的发展与数字技术

  以及数字经济的发展密不可分

  数字生态也呈现出

  不同于传统生态发展的显著特点

  让我们不妨从业界大佬的阐释解读中

  找寻答案!

  

  东华软件股份公司董事长薛向东认为,数字经济是整个世界经济的火车头。而数字产业一定要有自己的生态,也即是数字生态。因为再大的公司仅靠自身也不能独揽天下,所以把不同的公司聚合到一个生态中来,大家发挥各自优势来打造一个产业环境。

  

  在薛向东看来,作为生态的一员一定要俯首深耕于自身最具优势的领域。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利于客户,才有利于公司自身发展和整体数字生态的做大做强。数字生态打造的过程,其实也是自己的强项与别人强项结合的一个过程。如果把木桶理论反过来说,大家都是长板,装的水自然就多多了!

  

  南天信息董事长、总裁徐宏灿认为,目前正处于数字经济的大时代,数字技术、数字应用等推动了整个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传统的生态是以产品为中心构建的,而在数字经济时代,生态则以客户为中心构建,并以数字化整体解决方案为客户赋能。

  

  在徐宏灿看来,数字生态大环境下,各个领域的分工越来越细,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可能在所有领域都有深入的研究,只能选择各自的优势和细分领域,在细分方向上进行突破,从而形成自己的长板,再通过生态合作把别人的长板结合起来,打造出没有短板的桶,一起为客户提供更完整的解决方案。

  

  神州网信副总经理赵晓亮认为,以前谈的是信息化,现在谈的是数字化,一切都是与数据、数字和数字化相关。所以这个数字经济的发展不可能建立在原来的技术和模式上,去维持原来的生态。当前的生态是一个新的生态,而不是一个传统的生态,也即是所谓的数字生态。

  在赵晓亮看来,当前的转型过程也是老的生态和新的生态并存的一个状态,通过自身的不断学习、探索和努力,通过不断整合外部资源来打造核心竞争力,然后让生态发展能够持续不断向前,直到能够适合整个时代的发展,这将成为数字时代发展的主旋律。

  

  在Radware中国区总经理赵军看来,数字生态最大的变化在于今天的生意模式已经发生改变,它不再是一个单线的,即通过厂商把技术传递给渠道,渠道再传递给用户这样的模式。

  

  赵军认为,从数字生态角度而言,所有公司都是一种融合的关系。在这种融合的体系中,大家合作共赢,互相价值体现,业务模式也呈现多元化。同时也没有一个绝对的角色定位,比如客户可以是合作伙伴,合作伙伴也可以成为客户。

  

  中科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左春认为,数字生态时代的到来,方案商群体的价值和定位并没有太大改变,主要的参与者还是厂商、渠道商、咨询商、创业公司和方案商等。但市场相对变得更加活跃,竞争更为激烈,合作更为重要。

  

  在左春看来,数字生态中最大的准则是“客户体验”。在数字生态中提升话语权取决于三大因素,包括:第一,在生态圈里做同一种产品、同一类业务的厂商越少,他的重要性便越大;第二,在生态圈里,规模越大的企业,影响力就相对越大;第三,在生态圈里,主动性、积极性越强的企业,影响力会越大。

  

  在云从科技副总裁孙庆凯看来,数字生态就是将大数据、人工智能赋能于传统的制造和服务性企业,更多地服务行业和产业,以及把不同的供应商的产品和方案根据客户的需求整合在一起,所构建的生态形式。

  

  孙庆凯认为,即使再优秀的企业也需要多个合作伙伴的支持,云从科技作为一家人工智能技术及产品提供商,专注于生物识别和人机协同技术的研发和业务拓展,但是往往客户的痛点和需求往往不止于此,因此就必然需要通过整合资源,与合作伙伴一起,共同帮客户解决问题。

  

  在神州信息总裁李鸿春看来,生态包括两个圈子:一个是渠道生态圈,另外一个是技术生态圈。神州信息属于后者。原来业界很少提数字或数据的概念,近两年大家对数字有了新的认识,利用新技术让数字变现,再让能变现的东西数字化,这其实就是新技术带给业界的贡献。数字生态也即是由数字技术构建的新生态。

  

  李鸿春认为,过去的IT行业是“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是一种孤立的状态,彼此没有什么交集;现在的IT生态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一个包容、共享的生态,如果还孤立在自己的圈子里,可能就会死掉。要合作就要互惠互利,彼此都要对生态有贡献、有价值体现,然后再一起进步、合作共赢。

  

  东方金信总经理王伟哲认为,今天的大数据已经不只是一项技术,而是变成了一个行业,自然也就有了生态的概念,因为再强的公司都不可能独立完成行业中的所有事情,而是需要整个生态通过合作满足客户需求。从东方金信这样一家技术型公司角度来说,数字生态其实就是大家共同完成一套完整的、端到端的解决方案,各自做好自己最擅长的事情。

  在王伟哲看来,作为技术型的公司需要在两方面不断创新:一是技术本身,二是技术和业务的结合,要不断创新思路和方案。这也是东方金信正在做的事!

  

  新华三王景颇认为,数字生态源于近年来大数据的快速发展,尤其是大家接受了数字是核心资产的理念。无论从人工智能还是从客户服务角度而言,最后都体现在数字上。此外,数字生态概念的提出,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数字生态是数字经济快速崛起的一个必然结果。

  

  在王景颇看来,数字生态时代,每个个体都不可能做到全盘通吃,只有通过发挥各自长项,最终把大家所有长项加在一起,才能把蛋糕做大。未来数字生态的一个共同目标就是一定为客户创造价值。而厂商和生态伙伴之间一定是一种共赢关系,而不会存在谁主导的问题。

  

  VMware大中华区合作伙伴及业务拓展总经理王冰峰认为,数字生态是行业发展的大势所趋。在数字技术呈指数级发展的同时,科技行业发生了一系列重大变化,正在从传统的竞争模式向共生逻辑转变,大家一起创造一个新的市场,从而实现行业和客户的共同发展。

  

  在王冰峰看来,数字生态呈现三个主要特点。第一,数字生态有一个快速迭代和自我演进的过程,否则无法适应这个社会和时代的变化;第二,数字生态对外部的变化和整个科技发展的变化会不断地响应,不断地容纳新的技术,这样才能让生态不断健康地发展;第三,数字生态一定重视价值的实现和价值倍增,因为在生态中,不同的成员最终还是要实现自身价值。

  

  在神州光大CEO高峰看来,数字生态的概念来自于国内整个大的产业环境。因为当前国家正在大力推动数字中国和数字城市,企业都在进行数字化转型,IT一定会在全社会中创造越来越大的价值。以前说的“基础设施”是指用钢筋水泥盖房子修公路,未来的“基础设施”是云,是IaaS、PaaS、SaaS支撑企业数字化转型。虽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所有企业都必须要走数字化之路。

  

  高峰认为,在数字生态中,大家应该多强调合作。相对而言,谁离客户价值链最近,谁的话语权就相对大一些。话语权反映的是格局和见解,能看得更远,就会比别人更先去布道,也会更有影响力。

  

  浪潮集团副总裁彭震认为,数字化转型未来的主要机会在于“智慧转型”,而“智慧转型”则面临着新的智慧生态的挑战。这是因为与以前传统生态相比,“智慧生态”很大不同就在于生态角色的增多。在传统生态中,一个业务应用基本由硬件+软件构成,但在新的智慧生态中,角色则变得复杂而多元。

  

  在彭震看来,当前正处于AI技术发展的早期,也更是一个百花齐放的过程,因为它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并没有哪家公司能够真正垄断或占据绝对领先地位,每个公司都需要在不同细分领域里深挖和创新,把自身产品及服务做到最好;同时,这也不是一种“你死我活”般的竞争关系,而是一个共生共赢的关系。

  

  AWS中国区生态系统及合作伙伴部总经理汪勇认为,在数字生态以前,传统渠道主要工作是搬箱子,在今天则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以数字方式去呈现整个业态互相之间的关联。这也即是数字生态时代。

  

  在汪勇看来,从AWS诞生那一天开始,主导权就一直在客户那里。而AWS合作伙伴体系建设三大核心观点为:为客户提供价值;公平透明、互相尊重;关心数据隐私,关注数据保护。

  

  在伟仕佳杰集团副主席、中国区董事长周一兵看来,数字生态概念是整个IT生态在目前这一特定发展阶段的一种提法,而无论是数字经济还是数字生态,数字技术都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如果用数字、数字化来定义生态,整个生态背后的本质就会看得更加清楚。总体而言,数字经济就是在经历前期粗颗粒发展之后新的升级,对需求的响应会更加精准,整个数字生态也会有更多关联和跨界。

  

  周一兵认为,在原来以产品为导向的生态中,彼此的竞争关系很明显,而随着平台化生态的建立,大家在平台上的合作会越来越多,并慢慢淡化彼此竞争的概念,因为大家在这个平台上都能找到自己需要的服务,并逐渐淘汰落后的生态,每个人都有很多新的事情可做,这就是产业升级或者整个生态升级的好处。

  收藏举报投诉

  当下,“数字生态”这个词可谓炙手可热

  尽管,作为一个新鲜词汇

  业界对“数字生态”的解释

  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但这并不影响业界大佬们

  强化合作的步伐

  事实上

  数字生态的发展与数字技术

  以及数字经济的发展密不可分

  数字生态也呈现出

  不同于传统生态发展的显著特点

  让我们不妨从业界大佬的阐释解读中

  找寻答案!

  

  东华软件股份公司董事长薛向东认为,数字经济是整个世界经济的火车头。而数字产业一定要有自己的生态,也即是数字生态。因为再大的公司仅靠自身也不能独揽天下,所以把不同的公司聚合到一个生态中来,大家发挥各自优势来打造一个产业环境。

  

  在薛向东看来,作为生态的一员一定要俯首深耕于自身最具优势的领域。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利于客户,才有利于公司自身发展和整体数字生态的做大做强。数字生态打造的过程,其实也是自己的强项与别人强项结合的一个过程。如果把木桶理论反过来说,大家都是长板,装的水自然就多多了!

  

  南天信息董事长、总裁徐宏灿认为,目前正处于数字经济的大时代,数字技术、数字应用等推动了整个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传统的生态是以产品为中心构建的,而在数字经济时代,生态则以客户为中心构建,并以数字化整体解决方案为客户赋能。

  

  在徐宏灿看来,数字生态大环境下,各个领域的分工越来越细,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可能在所有领域都有深入的研究,只能选择各自的优势和细分领域,在细分方向上进行突破,从而形成自己的长板,再通过生态合作把别人的长板结合起来,打造出没有短板的桶,一起为客户提供更完整的解决方案。

  

  神州网信副总经理赵晓亮认为,以前谈的是信息化,现在谈的是数字化,一切都是与数据、数字和数字化相关。所以这个数字经济的发展不可能建立在原来的技术和模式上,去维持原来的生态。当前的生态是一个新的生态,而不是一个传统的生态,也即是所谓的数字生态。

  在赵晓亮看来,当前的转型过程也是老的生态和新的生态并存的一个状态,通过自身的不断学习、探索和努力,通过不断整合外部资源来打造核心竞争力,然后让生态发展能够持续不断向前,直到能够适合整个时代的发展,这将成为数字时代发展的主旋律。

  

  在Radware中国区总经理赵军看来,数字生态最大的变化在于今天的生意模式已经发生改变,它不再是一个单线的,即通过厂商把技术传递给渠道,渠道再传递给用户这样的模式。

  

  赵军认为,从数字生态角度而言,所有公司都是一种融合的关系。在这种融合的体系中,大家合作共赢,互相价值体现,业务模式也呈现多元化。同时也没有一个绝对的角色定位,比如客户可以是合作伙伴,合作伙伴也可以成为客户。

  

  中科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左春认为,数字生态时代的到来,方案商群体的价值和定位并没有太大改变,主要的参与者还是厂商、渠道商、咨询商、创业公司和方案商等。但市场相对变得更加活跃,竞争更为激烈,合作更为重要。

  

  在左春看来,数字生态中最大的准则是“客户体验”。在数字生态中提升话语权取决于三大因素,包括:第一,在生态圈里做同一种产品、同一类业务的厂商越少,他的重要性便越大;第二,在生态圈里,规模越大的企业,影响力就相对越大;第三,在生态圈里,主动性、积极性越强的企业,影响力会越大。

  

  在云从科技副总裁孙庆凯看来,数字生态就是将大数据、人工智能赋能于传统的制造和服务性企业,更多地服务行业和产业,以及把不同的供应商的产品和方案根据客户的需求整合在一起,所构建的生态形式。

  

  孙庆凯认为,即使再优秀的企业也需要多个合作伙伴的支持,云从科技作为一家人工智能技术及产品提供商,专注于生物识别和人机协同技术的研发和业务拓展,但是往往客户的痛点和需求往往不止于此,因此就必然需要通过整合资源,与合作伙伴一起,共同帮客户解决问题。

  

  在神州信息总裁李鸿春看来,生态包括两个圈子:一个是渠道生态圈,另外一个是技术生态圈。神州信息属于后者。原来业界很少提数字或数据的概念,近两年大家对数字有了新的认识,利用新技术让数字变现,再让能变现的东西数字化,这其实就是新技术带给业界的贡献。数字生态也即是由数字技术构建的新生态。

  

  李鸿春认为,过去的IT行业是“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是一种孤立的状态,彼此没有什么交集;现在的IT生态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一个包容、共享的生态,如果还孤立在自己的圈子里,可能就会死掉。要合作就要互惠互利,彼此都要对生态有贡献、有价值体现,然后再一起进步、合作共赢。

  

  东方金信总经理王伟哲认为,今天的大数据已经不只是一项技术,而是变成了一个行业,自然也就有了生态的概念,因为再强的公司都不可能独立完成行业中的所有事情,而是需要整个生态通过合作满足客户需求。从东方金信这样一家技术型公司角度来说,数字生态其实就是大家共同完成一套完整的、端到端的解决方案,各自做好自己最擅长的事情。

  在王伟哲看来,作为技术型的公司需要在两方面不断创新:一是技术本身,二是技术和业务的结合,要不断创新思路和方案。这也是东方金信正在做的事!

  

  新华三王景颇认为,数字生态源于近年来大数据的快速发展,尤其是大家接受了数字是核心资产的理念。无论从人工智能还是从客户服务角度而言,最后都体现在数字上。此外,数字生态概念的提出,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数字生态是数字经济快速崛起的一个必然结果。

  

  在王景颇看来,数字生态时代,每个个体都不可能做到全盘通吃,只有通过发挥各自长项,最终把大家所有长项加在一起,才能把蛋糕做大。未来数字生态的一个共同目标就是一定为客户创造价值。而厂商和生态伙伴之间一定是一种共赢关系,而不会存在谁主导的问题。

  

  VMware大中华区合作伙伴及业务拓展总经理王冰峰认为,数字生态是行业发展的大势所趋。在数字技术呈指数级发展的同时,科技行业发生了一系列重大变化,正在从传统的竞争模式向共生逻辑转变,大家一起创造一个新的市场,从而实现行业和客户的共同发展。

  

  在王冰峰看来,数字生态呈现三个主要特点。第一,数字生态有一个快速迭代和自我演进的过程,否则无法适应这个社会和时代的变化;第二,数字生态对外部的变化和整个科技发展的变化会不断地响应,不断地容纳新的技术,这样才能让生态不断健康地发展;第三,数字生态一定重视价值的实现和价值倍增,因为在生态中,不同的成员最终还是要实现自身价值。

  

  在神州光大CEO高峰看来,数字生态的概念来自于国内整个大的产业环境。因为当前国家正在大力推动数字中国和数字城市,企业都在进行数字化转型,IT一定会在全社会中创造越来越大的价值。以前说的“基础设施”是指用钢筋水泥盖房子修公路,未来的“基础设施”是云,是IaaS、PaaS、SaaS支撑企业数字化转型。虽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所有企业都必须要走数字化之路。

  

  高峰认为,在数字生态中,大家应该多强调合作。相对而言,谁离客户价值链最近,谁的话语权就相对大一些。话语权反映的是格局和见解,能看得更远,就会比别人更先去布道,也会更有影响力。

  

  浪潮集团副总裁彭震认为,数字化转型未来的主要机会在于“智慧转型”,而“智慧转型”则面临着新的智慧生态的挑战。这是因为与以前传统生态相比,“智慧生态”很大不同就在于生态角色的增多。在传统生态中,一个业务应用基本由硬件+软件构成,但在新的智慧生态中,角色则变得复杂而多元。

  

  在彭震看来,当前正处于AI技术发展的早期,也更是一个百花齐放的过程,因为它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并没有哪家公司能够真正垄断或占据绝对领先地位,每个公司都需要在不同细分领域里深挖和创新,把自身产品及服务做到最好;同时,这也不是一种“你死我活”般的竞争关系,而是一个共生共赢的关系。

  

  AWS中国区生态系统及合作伙伴部总经理汪勇认为,在数字生态以前,传统渠道主要工作是搬箱子,在今天则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以数字方式去呈现整个业态互相之间的关联。这也即是数字生态时代。

  

  在汪勇看来,从AWS诞生那一天开始,主导权就一直在客户那里。而AWS合作伙伴体系建设三大核心观点为:为客户提供价值;公平透明、互相尊重;关心数据隐私,关注数据保护。

  

  在伟仕佳杰集团副主席、中国区董事长周一兵看来,数字生态概念是整个IT生态在目前这一特定发展阶段的一种提法,而无论是数字经济还是数字生态,数字技术都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如果用数字、数字化来定义生态,整个生态背后的本质就会看得更加清楚。总体而言,数字经济就是在经历前期粗颗粒发展之后新的升级,对需求的响应会更加精准,整个数字生态也会有更多关联和跨界。

  

  周一兵认为,在原来以产品为导向的生态中,彼此的竞争关系很明显,而随着平台化生态的建立,大家在平台上的合作会越来越多,并慢慢淡化彼此竞争的概念,因为大家在这个平台上都能找到自己需要的服务,并逐渐淘汰落后的生态,每个人都有很多新的事情可做,这就是产业升级或者整个生态升级的好处。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