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娱乐

首页 > 正文

【青 春】化妆台就是我的天下

www.cn-ee.net2019-09-11

  当代工人杂志2019.9.4我要分享

  我始终相信,没有哪个女人是不爱化妆的,即使是平常从不施粉黛的人,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妆后的样子,嘴角都会不自觉地上扬。今年是我做化妆师的第十五个年头,我对化妆师这个职业的定义是:让不同年龄的女性都有机会看到最美的自己。

  这个行业不简单

  做化妆师最重要的是技术,学习化妆的渠道大致有两种,一种是专业院校科班出身。和其他职业一样,学历是外界衡量一个人能力的重要方面,这一类化妆师是最容易得到认可的,但数量不是很多;另一种就是和我一样,在专业机构学习过。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是在影楼里做几个月学徒或者打几个月下手,然后就开始独立化妆的,这种其实并不能称为化妆师,因为顾客都可以看出他们的不专业。这些人大多是比较年轻的女孩子,她们觉得既然每天都可以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那就可以做化妆师,认为只要喜欢化妆就可以做这个职业。

  其实大错特错,喜欢化妆只是爱美,那不过是女人的天性而已。而且这些自称为化妆师的人,职业生命大都不会很长,不过是三分钟热度。

  如果真的下定决心从事这个职业,那一定要选择继续到专业机构学习,因为这毕竟是一个需要终身学习的职业。对于从业十几年的我而言,我不敢说依然对这个职业有着多大的热情,但是我一直都在认真对待我的工作。所以,对于现在行业里良莠不齐的情况,我确实也很无奈。

  说到底,化妆师做的是服务行业,首先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顾客满意。如果让我说出一个工作中比较难应对的问题,那应该就是如何将顾客提出的那些并不适合自己的要求,与实际情况很好地结合起来。

  有时会遇到一些顾客,她会告诉我自己喜欢的风格或者想要化成某个女明星的妆容。当这些要求并不适合她时,如果不按照她的要求做,顾客会不满意;如果按照她的要求做,最后效果不好,顾客也会不满意。这就需要化妆师学习如何微笑交流,这也是对所有服务行业统一的标准。

  可我恰恰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不过,这十几年的工作经历让我的心态也有所改变,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的信手拈来,我早已经把这些看似与职业无关的事情当成工作的一部分。

  

  女为悦己者容

  起初,我在一个摄影工作室做化妆师,工作室的规模很小,长期在这里工作的只有我和一位摄影师,后期修图都是发给总部。那时候因为不用早起,不用跟妆,工作和现在比起来真的轻松很多,但收入不高,对技术的要求也不高。后来之所以离开工作室,就是因为在那里工作,自己的专业技术不会有什么长进。

  像这种小型工作室,是不会有人来拍婚纱照的,接的比较多的是年轻女子的个人写真。虽然她们拍写真时不会有穿婚纱的那种幸福表情,但我的工作性质跟大公司是相同的,都是帮她们创造美、记录美。

  对于个人写真来说,修图是最重要的。顾客来这里拍照的目的不是要照一张和自己容貌一样的照片,甚至有一些女孩子直接提出要求:可以和本人不像,但一定要精修,最好修到以为是别人的照片。

  我在这个工作室工作了很长时间,来拍写真的女孩大多有一个目的,这个目的或多或少地存在于潜意识里,就是自我催眠。看着照片里的自己,她们相信自己就是长这个样子。所以很多女孩子在选片时,看到自己精修前的照片就会不高兴,因为专业的高清镜头会暴露人的缺点,这让她们觉得还没有自己用手机自拍的照片好看。至于来拍照的其他目的,大多数人不过是想给自己的一个人生阶段留下一个小记忆吧。

  在众多顾客中,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女孩儿,是我朋友妹妹的同学。在她来工作室拍照之前我就见过她,刚认识的时候她参加工作好几年了。我和她虽然不是很熟,但对她的印象却格外深刻,因为这个女孩儿性格非常外向,而且经常说出一些语出惊人的话。和一些单身的人一样,她对婚姻没什么渴望,还说婚姻不是人一生必须经历的事情,男人也不是女人生命中的必需品。初次相见,这个女孩儿留给我的印象就是有个性、很独立。

  后来她和闺蜜一起来工作室拍写真,连我这样和她只有一面之缘的人都能看得出她的变化。从她和闺蜜之间的谈话中得知,她前段时间认识了一个男孩儿。用她自己的话说,她遇到了爱情!闺蜜说认识她12年都没有见过现在这样的她。我也能从她脸上看到和以前不一样的东西,那是一种和年龄不相符的羞涩,似乎只有十几岁情窦初开的孩子才会有的神情。

  从遇见那个男孩儿怦然心动开始,她身边的朋友纷纷帮她出谋划策,她之所以来拍写真,就是因为一个朋友告诉她微信头像要换成一张美美的小清新照片,这样和男孩儿聊天才会有戏。那时两人一个在广州,一个在哈尔滨,相距甚远,只能靠微信聊天,但女孩儿说她愿意为了那个男孩儿放弃自己熟悉的环境和工作多年努力得来的成绩。

  冷静理智的人遇到爱情,竟然也可以这么不顾一切。临走前,她说了一句让我印象很深的话:“遇见他之前我不想结婚,遇见他之后我依然不是一个想走进婚姻的人。只是,如果想和我结婚的人是他,我愿意试一试。”

  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应该劝她不要陷得太深,不要那么义无反顾,但我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从那以后,我没再见过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和那个心仪的男孩儿走到最后,但是我希望她幸福,也相信这个勇敢独立的女孩儿一定能够幸福。

  

  婚姻最美的样子

  离开摄影工作室后,我来到了一家婚庆公司做婚礼化妆师。因为要让参加婚礼的人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到的都是完美的新娘,所以需要全程跟妆,这让我几乎每个月都要看十几场婚礼。举办婚礼这天是每对夫妻最幸福的时刻,无论将来他们的婚姻会如何发展,当他们面对彼此说出“我愿意”的那一刻,我都愿意相信那是真心的。

  即使已经看过很多场婚礼,只要我站在更衣室的门口可以看到婚礼的过程,我都会去看。对于我的职业来说,我是在欣赏自己的作品,而对于我本人来说,我是在感受他们的幸福。在我眼中,每一位身披婚纱的姑娘都很美。

  我是一个单身妈妈,又是一个很矛盾的人,我见证着婚姻最美的时刻,自己却从没拥有过一场浪漫的婚礼;我每天给别人化妆,自己却一直保持素颜;我相信爱情的甜蜜和美满的婚姻,却经营不好自己的感情世界。

  我经历了失败的婚姻,却还肯相信那些幸福的瞬间,这要感谢我的职业,我很庆幸自己从事的工作与美好相关。我见过当看见自己心爱的姑娘穿上婚纱时激动落泪的新郎,我见过发现新郎准备的惊喜后喜极而泣的新娘,我见过补办婚礼的中年夫妻满脸洋溢着的幸福,我见过因宠物相识的两个人抱着他们的狗狗举办婚礼……

  对我而言,这份工作不仅是我谋生的途径,更陪伴我走出了人生低谷。如果有一天,我老了,不能再握稳化妆刷和眉笔,这些美好的记忆也一定留在我心里。

  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有一腔热忱,更何况有幸从事了一个自己喜欢的职业。记得刚入行时,我也曾想拥有一个完美精致的工作模式,希望自己的化妆台永远整洁,希望桌边永远放一条干净的白毛巾,希望能使用最高端的化妆品和最高级的工具,希望每一次化妆都有条不紊、不用赶时间。但到后来,生活和工作都变得匆忙紧张,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忽略,不在乎这些了。

  我现在的愿望是将来能开一个自己的美妆工作室,不用再给别人打工,不用再四处奔波,可以真正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放置一个我想要的化妆台,装扮成我喜欢的样子,也可以有选择地去工作。

  无论是生活、婚姻、化妆,还是别的工作,完美从来都是不存在的,但是希望我们能永远走在追求完美的路上,继续美下去。

  收藏举报投诉

  

  我始终相信,没有哪个女人是不爱化妆的,即使是平常从不施粉黛的人,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妆后的样子,嘴角都会不自觉地上扬。今年是我做化妆师的第十五个年头,我对化妆师这个职业的定义是:让不同年龄的女性都有机会看到最美的自己。

  这个行业不简单

  做化妆师最重要的是技术,学习化妆的渠道大致有两种,一种是专业院校科班出身。和其他职业一样,学历是外界衡量一个人能力的重要方面,这一类化妆师是最容易得到认可的,但数量不是很多;另一种就是和我一样,在专业机构学习过。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是在影楼里做几个月学徒或者打几个月下手,然后就开始独立化妆的,这种其实并不能称为化妆师,因为顾客都可以看出他们的不专业。这些人大多是比较年轻的女孩子,她们觉得既然每天都可以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那就可以做化妆师,认为只要喜欢化妆就可以做这个职业。

  其实大错特错,喜欢化妆只是爱美,那不过是女人的天性而已。而且这些自称为化妆师的人,职业生命大都不会很长,不过是三分钟热度。

  如果真的下定决心从事这个职业,那一定要选择继续到专业机构学习,因为这毕竟是一个需要终身学习的职业。对于从业十几年的我而言,我不敢说依然对这个职业有着多大的热情,但是我一直都在认真对待我的工作。所以,对于现在行业里良莠不齐的情况,我确实也很无奈。

  说到底,化妆师做的是服务行业,首先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顾客满意。如果让我说出一个工作中比较难应对的问题,那应该就是如何将顾客提出的那些并不适合自己的要求,与实际情况很好地结合起来。

  有时会遇到一些顾客,她会告诉我自己喜欢的风格或者想要化成某个女明星的妆容。当这些要求并不适合她时,如果不按照她的要求做,顾客会不满意;如果按照她的要求做,最后效果不好,顾客也会不满意。这就需要化妆师学习如何微笑交流,这也是对所有服务行业统一的标准。

  可我恰恰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不过,这十几年的工作经历让我的心态也有所改变,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的信手拈来,我早已经把这些看似与职业无关的事情当成工作的一部分。

  

  女为悦己者容

  起初,我在一个摄影工作室做化妆师,工作室的规模很小,长期在这里工作的只有我和一位摄影师,后期修图都是发给总部。那时候因为不用早起,不用跟妆,工作和现在比起来真的轻松很多,但收入不高,对技术的要求也不高。后来之所以离开工作室,就是因为在那里工作,自己的专业技术不会有什么长进。

  像这种小型工作室,是不会有人来拍婚纱照的,接的比较多的是年轻女子的个人写真。虽然她们拍写真时不会有穿婚纱的那种幸福表情,但我的工作性质跟大公司是相同的,都是帮她们创造美、记录美。

  对于个人写真来说,修图是最重要的。顾客来这里拍照的目的不是要照一张和自己容貌一样的照片,甚至有一些女孩子直接提出要求:可以和本人不像,但一定要精修,最好修到以为是别人的照片。

  我在这个工作室工作了很长时间,来拍写真的女孩大多有一个目的,这个目的或多或少地存在于潜意识里,就是自我催眠。看着照片里的自己,她们相信自己就是长这个样子。所以很多女孩子在选片时,看到自己精修前的照片就会不高兴,因为专业的高清镜头会暴露人的缺点,这让她们觉得还没有自己用手机自拍的照片好看。至于来拍照的其他目的,大多数人不过是想给自己的一个人生阶段留下一个小记忆吧。

  在众多顾客中,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女孩儿,是我朋友妹妹的同学。在她来工作室拍照之前我就见过她,刚认识的时候她参加工作好几年了。我和她虽然不是很熟,但对她的印象却格外深刻,因为这个女孩儿性格非常外向,而且经常说出一些语出惊人的话。和一些单身的人一样,她对婚姻没什么渴望,还说婚姻不是人一生必须经历的事情,男人也不是女人生命中的必需品。初次相见,这个女孩儿留给我的印象就是有个性、很独立。

  后来她和闺蜜一起来工作室拍写真,连我这样和她只有一面之缘的人都能看得出她的变化。从她和闺蜜之间的谈话中得知,她前段时间认识了一个男孩儿。用她自己的话说,她遇到了爱情!闺蜜说认识她12年都没有见过现在这样的她。我也能从她脸上看到和以前不一样的东西,那是一种和年龄不相符的羞涩,似乎只有十几岁情窦初开的孩子才会有的神情。

  从遇见那个男孩儿怦然心动开始,她身边的朋友纷纷帮她出谋划策,她之所以来拍写真,就是因为一个朋友告诉她微信头像要换成一张美美的小清新照片,这样和男孩儿聊天才会有戏。那时两人一个在广州,一个在哈尔滨,相距甚远,只能靠微信聊天,但女孩儿说她愿意为了那个男孩儿放弃自己熟悉的环境和工作多年努力得来的成绩。

  冷静理智的人遇到爱情,竟然也可以这么不顾一切。临走前,她说了一句让我印象很深的话:“遇见他之前我不想结婚,遇见他之后我依然不是一个想走进婚姻的人。只是,如果想和我结婚的人是他,我愿意试一试。”

  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应该劝她不要陷得太深,不要那么义无反顾,但我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从那以后,我没再见过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和那个心仪的男孩儿走到最后,但是我希望她幸福,也相信这个勇敢独立的女孩儿一定能够幸福。

  

  婚姻最美的样子

  离开摄影工作室后,我来到了一家婚庆公司做婚礼化妆师。因为要让参加婚礼的人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到的都是完美的新娘,所以需要全程跟妆,这让我几乎每个月都要看十几场婚礼。举办婚礼这天是每对夫妻最幸福的时刻,无论将来他们的婚姻会如何发展,当他们面对彼此说出“我愿意”的那一刻,我都愿意相信那是真心的。

  即使已经看过很多场婚礼,只要我站在更衣室的门口可以看到婚礼的过程,我都会去看。对于我的职业来说,我是在欣赏自己的作品,而对于我本人来说,我是在感受他们的幸福。在我眼中,每一位身披婚纱的姑娘都很美。

  我是一个单身妈妈,又是一个很矛盾的人,我见证着婚姻最美的时刻,自己却从没拥有过一场浪漫的婚礼;我每天给别人化妆,自己却一直保持素颜;我相信爱情的甜蜜和美满的婚姻,却经营不好自己的感情世界。

  我经历了失败的婚姻,却还肯相信那些幸福的瞬间,这要感谢我的职业,我很庆幸自己从事的工作与美好相关。我见过当看见自己心爱的姑娘穿上婚纱时激动落泪的新郎,我见过发现新郎准备的惊喜后喜极而泣的新娘,我见过补办婚礼的中年夫妻满脸洋溢着的幸福,我见过因宠物相识的两个人抱着他们的狗狗举办婚礼……

  对我而言,这份工作不仅是我谋生的途径,更陪伴我走出了人生低谷。如果有一天,我老了,不能再握稳化妆刷和眉笔,这些美好的记忆也一定留在我心里。

  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有一腔热忱,更何况有幸从事了一个自己喜欢的职业。记得刚入行时,我也曾想拥有一个完美精致的工作模式,希望自己的化妆台永远整洁,希望桌边永远放一条干净的白毛巾,希望能使用最高端的化妆品和最高级的工具,希望每一次化妆都有条不紊、不用赶时间。但到后来,生活和工作都变得匆忙紧张,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忽略,不在乎这些了。

  我现在的愿望是将来能开一个自己的美妆工作室,不用再给别人打工,不用再四处奔波,可以真正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放置一个我想要的化妆台,装扮成我喜欢的样子,也可以有选择地去工作。

  无论是生活、婚姻、化妆,还是别的工作,完美从来都是不存在的,但是希望我们能永远走在追求完美的路上,继续美下去。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