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娱乐

首页 > 正文

那个小女孩弄丢了她的油菜田

www.cn-ee.net2019-09-13

  火车上的日出不需要等,天蒙蒙亮时坐在车窗看外面的风景,思绪游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好像是一瞬间,光突然就照亮了周围,整个世界的明亮渐渐满格……

  路过不知道是何处的桃花源,一眼望去,桃树就那样零零散散站了一排,羡煞了众人。有几户人家仿若与世隔绝般,藏在大山的背面,耕耘树艺,不去窥探外面的大千世界。

  清晨的街道没有了傍晚的繁忙,街两侧的很多商铺都关着,显得冷冷清清,就像过年那段时间一样。

  突然想起父亲曾经的那家小店,总是踩着自行车骑好久才能到,一路上可以听好几首歌。如今,冷冰冰的卷闸门一锁,将幻想连同回忆一起锁进另一个世界里去,透着再也触碰不到的决绝。

  幸好随身带着本书,那本翻了几页就决定要买的最美文,满心欢喜地看了起来。还没有看完一个故事,余光却被一大片金色吸引了。抬头迎上去,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花,被阳光镀了金,泛着夺目的光。嘴角开始不自觉地上扬,这茂盛的油菜田,好像外公精心养殖的后花园。

  那时候,我每次看见后花园时,也总会笑,不厌其烦。火车开了很长时间没有停,这些油菜地有时被大山隔挡,却隐隐约约总能看见一些。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青灰色的宽硕的水泥路,横在菜田中间将其分成两岸。正巧乌云遮住了半边太阳,光线透不出来,油菜地变得晦暗起来,花骨朵儿没了精气神,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任凭微风吹得东摇西晃,摇摆不定。

  脑海中的画面愈来愈清晰——那年夏天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在油菜田里忘乎所以地玩耍。跑累了便消失在油菜地里,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等着大人来找。

  后来日光渐退,夕阳快下山了,等大人们找到时,竟在一朵巨大的包菜里睡着了。硕大的叶子遮挡住了刺目的光线,里面小小的身躯缩成一团,看上去睡得可安稳了,实在让人不忍心叫醒。

  后来呀,那个小女孩长大了,即使那样巨大的花菜叶也不能为她遮住太阳了。再后来,那片油菜田也不见了,那是她再怎么拼尽全力也找不到的油菜田。她想,要是某一天真的寻到了,一定要在里面美美地睡一觉,等夕阳快落尽,大人们急匆匆赶来时,一定要假装睡得很沉……

  

  樱木花道miracle

  0.3

  字数 825

  火车上的日出不需要等,天蒙蒙亮时坐在车窗看外面的风景,思绪游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好像是一瞬间,光突然就照亮了周围,整个世界的明亮渐渐满格……

  路过不知道是何处的桃花源,一眼望去,桃树就那样零零散散站了一排,羡煞了众人。有几户人家仿若与世隔绝般,藏在大山的背面,耕耘树艺,不去窥探外面的大千世界。

  清晨的街道没有了傍晚的繁忙,街两侧的很多商铺都关着,显得冷冷清清,就像过年那段时间一样。

  突然想起父亲曾经的那家小店,总是踩着自行车骑好久才能到,一路上可以听好几首歌。如今,冷冰冰的卷闸门一锁,将幻想连同回忆一起锁进另一个世界里去,透着再也触碰不到的决绝。

  幸好随身带着本书,那本翻了几页就决定要买的最美文,满心欢喜地看了起来。还没有看完一个故事,余光却被一大片金色吸引了。抬头迎上去,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花,被阳光镀了金,泛着夺目的光。嘴角开始不自觉地上扬,这茂盛的油菜田,好像外公精心养殖的后花园。

  那时候,我每次看见后花园时,也总会笑,不厌其烦。火车开了很长时间没有停,这些油菜地有时被大山隔挡,却隐隐约约总能看见一些。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青灰色的宽硕的水泥路,横在菜田中间将其分成两岸。正巧乌云遮住了半边太阳,光线透不出来,油菜地变得晦暗起来,花骨朵儿没了精气神,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任凭微风吹得东摇西晃,摇摆不定。

  脑海中的画面愈来愈清晰——那年夏天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在油菜田里忘乎所以地玩耍。跑累了便消失在油菜地里,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等着大人来找。

  后来日光渐退,夕阳快下山了,等大人们找到时,竟在一朵巨大的包菜里睡着了。硕大的叶子遮挡住了刺目的光线,里面小小的身躯缩成一团,看上去睡得可安稳了,实在让人不忍心叫醒。

  后来呀,那个小女孩长大了,即使那样巨大的花菜叶也不能为她遮住太阳了。再后来,那片油菜田也不见了,那是她再怎么拼尽全力也找不到的油菜田。她想,要是某一天真的寻到了,一定要在里面美美地睡一觉,等夕阳快落尽,大人们急匆匆赶来时,一定要假装睡得很沉……

  火车上的日出不需要等,天蒙蒙亮时坐在车窗看外面的风景,思绪游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好像是一瞬间,光突然就照亮了周围,整个世界的明亮渐渐满格……

  路过不知道是何处的桃花源,一眼望去,桃树就那样零零散散站了一排,羡煞了众人。有几户人家仿若与世隔绝般,藏在大山的背面,耕耘树艺,不去窥探外面的大千世界。

  清晨的街道没有了傍晚的繁忙,街两侧的很多商铺都关着,显得冷冷清清,就像过年那段时间一样。

  突然想起父亲曾经的那家小店,总是踩着自行车骑好久才能到,一路上可以听好几首歌。如今,冷冰冰的卷闸门一锁,将幻想连同回忆一起锁进另一个世界里去,透着再也触碰不到的决绝。

  幸好随身带着本书,那本翻了几页就决定要买的最美文,满心欢喜地看了起来。还没有看完一个故事,余光却被一大片金色吸引了。抬头迎上去,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花,被阳光镀了金,泛着夺目的光。嘴角开始不自觉地上扬,这茂盛的油菜田,好像外公精心养殖的后花园。

  那时候,我每次看见后花园时,也总会笑,不厌其烦。火车开了很长时间没有停,这些油菜地有时被大山隔挡,却隐隐约约总能看见一些。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青灰色的宽硕的水泥路,横在菜田中间将其分成两岸。正巧乌云遮住了半边太阳,光线透不出来,油菜地变得晦暗起来,花骨朵儿没了精气神,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任凭微风吹得东摇西晃,摇摆不定。

  脑海中的画面愈来愈清晰——那年夏天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在油菜田里忘乎所以地玩耍。跑累了便消失在油菜地里,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等着大人来找。

  后来日光渐退,夕阳快下山了,等大人们找到时,竟在一朵巨大的包菜里睡着了。硕大的叶子遮挡住了刺目的光线,里面小小的身躯缩成一团,看上去睡得可安稳了,实在让人不忍心叫醒。

  后来呀,那个小女孩长大了,即使那样巨大的花菜叶也不能为她遮住太阳了。再后来,那片油菜田也不见了,那是她再怎么拼尽全力也找不到的油菜田。她想,要是某一天真的寻到了,一定要在里面美美地睡一觉,等夕阳快落尽,大人们急匆匆赶来时,一定要假装睡得很沉……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