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娱乐

首页 > 正文

友情,需用反思日常“维缮”

www.cn-ee.net2019-07-26


  常听身边的人颇有感慨的说上这样一句话——“去TM的爱情,友情才是一辈子滴!”

  有时候很想去反驳一句,但又碍于情面,我屡屡将那句“反目成仇的友人绝不低于离异的恋人”咽在了喉结下方的位置。

  但有时候,积郁已久的真实如若不及时清理,就好比一口腐臭恶心的“浓痰”,如鲠在喉不吐难快,成熟的友谊到底是“言无不尽”?还是“闻过则喜”呢?我看都不是……

  应是——点到为止!

  我清晰的记得这样一则故事:

  伟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和恩格斯。俩人不仅仅是革命道路上的伟大先驱,更是亲密无间的知心友人。

  从某种意义上讲,二人互敬互爱,互相引为生平唯一知己,此等旷世情谊不免成为后世之人的一段传奇佳话。

  可就是这样看似钢筋铁打,固若金汤的革命友谊,也曾经历过堕落的暗夜,友谊的火种也在情感风暴中摇摇欲熄,危机四伏……

  一日,马克思向往常一样,给出身相对富裕家庭的恩格斯写信,请求一些生活上的物质帮助以及革命资助。

  恩格斯自和马克思相识以来,一直打心眼里敬佩并醉心于这位友人的才学和思想,他坚信马克思可以完成世界上最伟大的思想理论。

  自打认识那天起,恩格斯就毫无保留的对马克思进行资助,年复年年,从未有过半句怨言。

  碰巧马克思如往常一样写信求资助的那一天,恩格斯的妻子不幸去世了,女儿也奄奄一息。一家人笼罩在悲痛的阴霾里,难以自拔……

  于是恩格斯在准备好了救助资金后,亲笔写了一封有别于往日积极乐观的回信,信中并没有告知自己妻子已经亡故的事情,但言语之间透露出的悲拗之情,溢于言表。

  马克思收到资金和恩格斯的回信后,他略感友人最近的心境似乎不佳,但并没有多去思考,而只是习惯性的回了一封收到资助的“感谢信”,继续忘我的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

  一直期盼收到来自友人最贴心宽慰信件的恩格斯,从窗外看到苍老的邮递员步履蹒跚,遥遥从公路两旁漫步朝自己走过来时,一个箭步冲上去“拦截”了那封来自“天堂”的来信。可是拆开信笺的那一刻,寥寥数字的问候语,让他瞬间跌落“地狱”!!!

  一直以来。他是那么的爱他,爱他的朋友,爱他们的友谊。他们可以在风雨里挽起袖子战斗,可以在风平浪静时安静的坐在一起喝茶。但他们却不能在某一方情感坠入谷底时,伸出一只温暖的巨手,使出生平的力气,互相进行拉拽。

  那一刻,恩格斯动摇了,动摇的不是决心,动摇的不是初衷,动摇的更不是那份客观的欣赏和尊敬。唯独他动摇了那份最纯粹,最高昂的革命友情……

  此时天空电闪雷鸣,雨要淋湿人心了……

  后来的日子里,马克思仍然不时写信寻求资助,恩格斯无一例外的有求必应,但是他却再也不写回信了。

  终于察觉到这颇有些“反常”的举动,马克思终于决定暂时放下自己手头的工作,踏上去寻找友人的路途。

  到了恩格斯的家门口,看到那还未撤下的友妻遗像,马克思这次恍然意识到自己是有多么冷酷、愚蠢、荒谬……

  他一把抱住许久未见的老友,失声痛哭,竟来不及看到恩格斯那一头苍老的白发,和浑浊的眼睛。

  马克思不断的请求恩格斯原谅,原谅他的忽略,他的漠视,他的自我定位——“我的事情永远是第一”。

  恩格斯最终选择了原谅,他们的友情也和好如初。因为他们是思想的巨人和伟岸的舵手。

  现实生活中,如果是平平常常的我和你呢?那就扪心自问一下你的度量和襟怀吧……

  《西游记》里,孙悟空得知掳走唐僧的是“红孩儿”,立马呵呵大笑,“无妨无妨。他是我往日花果山结拜大哥牛魔王的儿子……”

  结果猪八戒一瓢“冷水”泼过去——“常言道,三年不走动,是亲也不亲!”

  果然,孙悟空差点没被自己的“侄儿”烧个半死……

  友情这个东西,和其他任何感情都是一样的。会出现问题,会进入瓶颈,会陷入泥沼,会跌落深渊……

  那么这时候,最需要的是双方彼此进行有效的沟通,互相的体谅和关怀。没有关怀的友人不叫友人,顶多叫熟识!

  很多事情其实并不冲突,你传播自己的价值理念的同时,非要刻意去摒弃最基本的友谊常态,那是陷入了自我封闭式的魔障。

  奋斗的路的确有一段是孤独和悲壮的。但更多数的时候,人活在友谊的庇护下才有足够的勇气和信念走得更长更远,友谊需用这样的反思日常“维缮”!

  

  图片发自简书App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