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娱乐

首页 > 正文

《蜻蜓少年》|儿童电影中的情感书写

www.cn-ee.net2019-08-30

  达达先生2019.7.8我要分享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历程,从年少无知的儿童,到风华正茂的青年,到走向社会成为社会的有用之才,每一个成长的过程都饱含了我们的汗水。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农村题材儿童电影纷纷将镜头聚焦于儿童的教育、亲情、成长等议题上。在内容上他们或呼唤亲情的温暖、传统伦理道德;或思考成长过程中的焦虑;或表现城乡之间的差异,并以影像化的手法再现了现实生活中的乡村景象,以及孩子们天真活泼的游戏天性,诸如2017年的《留夏》、2018年的《纯真年代》、2019年的《米花之味》等,引起一批观众对自己童年时光的追忆和思考。

  

  乡村作为中国电影的一种重要叙事空间类型,很早就被搬上荧幕,且随着中国农村经济的发展,映射出不同时代电影中独特的乡村景观。《蜻蜓少年》作为一部儿童电影,影片将背景置于乡村,讲述了一个暑假,一对双胞胎兄弟和他们的小伙伴,以自行车作为比赛工具,为了在共同喜欢的女孩面前赢得自尊心而努力练习的故事。细看影片就会发现,导演表面是在向观众讲述发生在孩子们之间的一个简单故事,实则表达了对于留守妇女、留守老人、城乡差距等问题的关注和思辨,只是导演在处理这些复杂的文本时,并没有把这些问题直接表现出来,而是融入平常的生活之中。

  

  《蜻蜓少年》中凯文的妈妈是中国农村妇女的缩影,一个人承担了家里所有的事,目的就是想让丈夫在外地安心打工挣钱,来分担家里的经济负担,但是生活的重担最终还是压垮了母亲,影片在展现女性勤劳朴实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呼吁人们关注农村的留守女性群体。而对于城乡差距的思考,影片中除了芝芝一家到凯文家做客,凯文一家人夸芝芝“既会弹琴又会画画,而且说以后能娶到芝芝的肯定不是一般人”,以及在结尾处以芝芝的父母开车接芝芝回城里去,以此来简单呈现城乡之间的差距外,《蜻蜓少年》没有刻意对城乡差距做过多地深入展开,芝芝也完全融入在乡村的生活之中,导演将叙事的重点放在凯文兄弟俩和他们的小伙伴之间的一系列故事上。

  

  “电影是视觉媒体,场地提供了巨大的叙事潜力”,它可以强化戏剧性,帮助阐释人物关系,还可以向观众交代故事发生的背景。在影片《蜻蜓少年》开头通过一连串的远景镜头来展现乡村特有的景观,从视觉上交代了故事发生的背景,乡间小路、池塘、土房、农田、蟋蟀的嗡嗡声在影片中反复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带给人们视觉上的新鲜感的同时也展现了影片的真实感。

  不同于其他类型题材电影,常常通过奇观化的场景和离奇的特效来吸引观众眼球,乡村题材的儿童电影在展现乡村特有风光的同时,更注重挖掘孩童之间的纯朴友情,这种纯朴的友情无论是有血缘的,还是无血缘的,都是创作经常在影片中出现的,如影片中以凯文凯武为伍的一群小伙伴,在面对康康一方挑战的时候,都能紧密团结在一起。

  

  整部影片的故事并不复杂,却极富戏剧性,以儿童的视角展开来讲述发生在儿童们之间的小故事,正是这些平常小事给影片增添了一丝温暖感,如一起骑自行车在乡间小路上狂奔、帮父母在田地里干活搬西瓜、坐在桥上吃着用破旧自行车换来的雪糕时,还抢着吃别人的,这些都是大多数人童年时光的真实写照,丝毫没有娇柔做作的成分。自行车作为乡村的一种特定符号,承载着人们童年时的记忆,它在影片《蜻蜓少年》中作为一种重要的叙事元素,推动着故事情节的发展,是人物关系的矛盾冲突所在,如影片中由于凯文兄弟俩的自行车车袋漏气,耽误了大家去抓住康康一伙偷东西;凯武在送自己喜欢的芝芝去找她外公的过程中,车链子又断了,反而被自己的对手康康抢走了机会;为了赢得自尊,买新车和康康比赛空手骑车。

  

  影片中对于这群情犊初开,年幼无知少年的情感表达极为单纯而美好,面对共同喜欢的芝芝,凯文兄弟俩和康康三人在背后争风吃醋的场景给影片增加了喜感,尤其是凯武取自行车载芝芝去找她外公的时候,给自己整理了一下发型,换上了新衣服,还给后座垫了一块厚厚的毛巾,而康康再去接芝芝回家时,发现芝芝已经坐在凯武的自行车上,内心的失落感油然而生,这或许就是爱情的味道吧。喜欢一个人就是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影片中凯武面对康康提出的空手骑车挑战,在其他小伙伴放弃的时候依然坚持练习,最终赢得了比赛,也赢得了属于自己的尊严。

  

  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中华传统中,“父亲”这一形象在社会中占着主导地位,“父为子纲”要求子女要绝对服从父亲,不能有所违背。如2018年《西小河的夏天》、《疯狂的熊孩子》等电影中“父亲”这一形象在家庭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甚至对子女的成长教育具有决定性作用。而电影《蜻蜓少年》中对于父子关系的情感刻画,呈现出一种隐涵的状态,没有过多的去描写,凯文兄弟俩的爸爸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处于缺席状态,父亲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远离家庭,在父子见面的那一刻都忘记要叫“爸爸”了,“父亲”的缺席已经在兄弟俩心中留下了无法填补的空白,这是时代发展的痛点,更是许多农村家庭所面临的难题。

  

  总之,《蜻蜓少年》这部影片在描写儿童天真浪漫的情感时,将一些社会问题融入其中,丝毫不觉得复杂难懂,反而使得影片更有可看性,影片得到了专业人士的认可并获得了不少奖项。但是作为一部儿童电影也存在不少瑕疵,影片中出现的孩子们空手骑车,河里游泳等做法,不免对观看电影的孩子造成不良的影响。其次影片的台词显得很生硬、演员表演时的表情和动作不自然,有些地方也显得过于功利化,没有真正表现出一个孩子最真实的状态。

  end

  

  一影一话 谱人世虚实

  俱是覆舟风雨 书字可抵愁

  收藏举报投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历程,从年少无知的儿童,到风华正茂的青年,到走向社会成为社会的有用之才,每一个成长的过程都饱含了我们的汗水。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农村题材儿童电影纷纷将镜头聚焦于儿童的教育、亲情、成长等议题上。在内容上他们或呼唤亲情的温暖、传统伦理道德;或思考成长过程中的焦虑;或表现城乡之间的差异,并以影像化的手法再现了现实生活中的乡村景象,以及孩子们天真活泼的游戏天性,诸如2017年的《留夏》、2018年的《纯真年代》、2019年的《米花之味》等,引起一批观众对自己童年时光的追忆和思考。

  

  乡村作为中国电影的一种重要叙事空间类型,很早就被搬上荧幕,且随着中国农村经济的发展,映射出不同时代电影中独特的乡村景观。《蜻蜓少年》作为一部儿童电影,影片将背景置于乡村,讲述了一个暑假,一对双胞胎兄弟和他们的小伙伴,以自行车作为比赛工具,为了在共同喜欢的女孩面前赢得自尊心而努力练习的故事。细看影片就会发现,导演表面是在向观众讲述发生在孩子们之间的一个简单故事,实则表达了对于留守妇女、留守老人、城乡差距等问题的关注和思辨,只是导演在处理这些复杂的文本时,并没有把这些问题直接表现出来,而是融入平常的生活之中。

  

  《蜻蜓少年》中凯文的妈妈是中国农村妇女的缩影,一个人承担了家里所有的事,目的就是想让丈夫在外地安心打工挣钱,来分担家里的经济负担,但是生活的重担最终还是压垮了母亲,影片在展现女性勤劳朴实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呼吁人们关注农村的留守女性群体。而对于城乡差距的思考,影片中除了芝芝一家到凯文家做客,凯文一家人夸芝芝“既会弹琴又会画画,而且说以后能娶到芝芝的肯定不是一般人”,以及在结尾处以芝芝的父母开车接芝芝回城里去,以此来简单呈现城乡之间的差距外,《蜻蜓少年》没有刻意对城乡差距做过多地深入展开,芝芝也完全融入在乡村的生活之中,导演将叙事的重点放在凯文兄弟俩和他们的小伙伴之间的一系列故事上。

  

  “电影是视觉媒体,场地提供了巨大的叙事潜力”,它可以强化戏剧性,帮助阐释人物关系,还可以向观众交代故事发生的背景。在影片《蜻蜓少年》开头通过一连串的远景镜头来展现乡村特有的景观,从视觉上交代了故事发生的背景,乡间小路、池塘、土房、农田、蟋蟀的嗡嗡声在影片中反复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带给人们视觉上的新鲜感的同时也展现了影片的真实感。

  不同于其他类型题材电影,常常通过奇观化的场景和离奇的特效来吸引观众眼球,乡村题材的儿童电影在展现乡村特有风光的同时,更注重挖掘孩童之间的纯朴友情,这种纯朴的友情无论是有血缘的,还是无血缘的,都是创作经常在影片中出现的,如影片中以凯文凯武为伍的一群小伙伴,在面对康康一方挑战的时候,都能紧密团结在一起。

  

  整部影片的故事并不复杂,却极富戏剧性,以儿童的视角展开来讲述发生在儿童们之间的小故事,正是这些平常小事给影片增添了一丝温暖感,如一起骑自行车在乡间小路上狂奔、帮父母在田地里干活搬西瓜、坐在桥上吃着用破旧自行车换来的雪糕时,还抢着吃别人的,这些都是大多数人童年时光的真实写照,丝毫没有娇柔做作的成分。自行车作为乡村的一种特定符号,承载着人们童年时的记忆,它在影片《蜻蜓少年》中作为一种重要的叙事元素,推动着故事情节的发展,是人物关系的矛盾冲突所在,如影片中由于凯文兄弟俩的自行车车袋漏气,耽误了大家去抓住康康一伙偷东西;凯武在送自己喜欢的芝芝去找她外公的过程中,车链子又断了,反而被自己的对手康康抢走了机会;为了赢得自尊,买新车和康康比赛空手骑车。

  

  影片中对于这群情犊初开,年幼无知少年的情感表达极为单纯而美好,面对共同喜欢的芝芝,凯文兄弟俩和康康三人在背后争风吃醋的场景给影片增加了喜感,尤其是凯武取自行车载芝芝去找她外公的时候,给自己整理了一下发型,换上了新衣服,还给后座垫了一块厚厚的毛巾,而康康再去接芝芝回家时,发现芝芝已经坐在凯武的自行车上,内心的失落感油然而生,这或许就是爱情的味道吧。喜欢一个人就是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影片中凯武面对康康提出的空手骑车挑战,在其他小伙伴放弃的时候依然坚持练习,最终赢得了比赛,也赢得了属于自己的尊严。

  

  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中华传统中,“父亲”这一形象在社会中占着主导地位,“父为子纲”要求子女要绝对服从父亲,不能有所违背。如2018年《西小河的夏天》、《疯狂的熊孩子》等电影中“父亲”这一形象在家庭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甚至对子女的成长教育具有决定性作用。而电影《蜻蜓少年》中对于父子关系的情感刻画,呈现出一种隐涵的状态,没有过多的去描写,凯文兄弟俩的爸爸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处于缺席状态,父亲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远离家庭,在父子见面的那一刻都忘记要叫“爸爸”了,“父亲”的缺席已经在兄弟俩心中留下了无法填补的空白,这是时代发展的痛点,更是许多农村家庭所面临的难题。

  

  总之,《蜻蜓少年》这部影片在描写儿童天真浪漫的情感时,将一些社会问题融入其中,丝毫不觉得复杂难懂,反而使得影片更有可看性,影片得到了专业人士的认可并获得了不少奖项。但是作为一部儿童电影也存在不少瑕疵,影片中出现的孩子们空手骑车,河里游泳等做法,不免对观看电影的孩子造成不良的影响。其次影片的台词显得很生硬、演员表演时的表情和动作不自然,有些地方也显得过于功利化,没有真正表现出一个孩子最真实的状态。

  end

  

  一影一话 谱人世虚实

  俱是覆舟风雨 书字可抵愁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