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娱乐

首页 > 正文

清末名臣张之洞的铁算盘打得是又快又响

www.cn-ee.net2019-08-28

  2019 賨人客

  提起张之洞来,那可是清末有名的清官,不光能文能武,还是有名的“铁算盘”呢,这里面有一段故事。

  常言说:巡抚出朝,地动山摇,张之洞是清朝的三朝元老,到保定府来巡视,这还了得,八抬大轿,前呼后拥,老远就听见鸣锣开道的声音。

  

  八抬大轿路过东街元兴成布铺的门口,布铺掌柜的一看,吓得晕了头,一头钻到柜台里,谁知大轿到了东街口,不走了,掌柜的钻在柜台里憋得实在难受,就小声问徒弟:“走了没有?”

  徒弟说:“不知道,可能还没走呢!” 掌柜的小声嘟囔着:“这个糟老头子,还不走!”谁知这话音刚落,突然进来了一个穿马褂的老头儿,高高的个头,和和气气地问了句:“掌柜的,刚才是谁说糟老头子还不走?这不是来了么!”

  站在旁边的一个官儿喊道:“大胆的狂徒,你敢骂张大人是糟老头子,不想要脑袋了?” 布铺的掌柜吓得“扑通”跪在地上,浑身像筛糠,一个劲地说:“张大人饶命,我该死,该死!”

  那老头儿也没生气,忙用双手扶起布铺的掌柜,说道:“起来,起来!有话咱们慢慢说。”布铺的掌柜见张大人没生气,说话还挺和善,就连声说:“请张大人到里边坐!”那老头儿也不客气, 就进了布铺。

  张之洞笑呵呵地说:“这个糟老头子该骂,走到哪儿都鸣锣开道,八抬大轿闹得四邻不安,耽误了各位做买卖,这还不该骂!” 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又问:“掌柜的,你这一年的买卖怎样?”掌柜的说:“不怎么样,平平常常。” 张之洞说:“有几本账呢!”掌柜的说;“一本总账,还有几本平常的账。 “好,好,掌柜的,我借你的总账看看。”

  掌柜的哪敢息慢,忙把总账递了过去。 张之洞坐在椅子上,“刷刷刷”地翻着账本,一会儿看完了, “叭”地一下,合上了账本,又问:“有几个记账先生?”掌柜的说:“有三个。” 张之洞说:“好吧,让他们都来!” 说着,三个账房先生都来了。

  三位先生站在三面,张之洞站在中间。他说:“好吧!就这样,你念头四个月,他念中间四个月, 那位念后四个月,一笔一笔地念,能念多快念多快,我在中间写。”

  嘿!张之洞真有两下子。账房先生“哇哇”地念,张之洞 “唰唰”地写,念得多快,写得多快,不大一会儿,一本总账念完 了,张之洞也抄完了。蝇头小字,又清秀,又工整,一笔一画,整整齐齐。

  张之洞说:“诸位,念总数!” 掌柜的把总数一念,再看张之洞抄的那本总账,跟他念的数儿 分一厘都不差。账房先生和布铺掌柜的“扑通”一声都跪在地上,说道:“张大人,你真是铁算盘啊!” 张之洞忙让他们起来,用手捻着几根细胡须,笑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只要肯下工夫,大家都一样。呵,以后别骂我糟老头子就行了。”

  就这样,张之洞的“铁算盘”,越传越有名了。

  提起张之洞来,那可是清末有名的清官,不光能文能武,还是有名的“铁算盘”呢,这里面有一段故事。

  常言说:巡抚出朝,地动山摇,张之洞是清朝的三朝元老,到保定府来巡视,这还了得,八抬大轿,前呼后拥,老远就听见鸣锣开道的声音。

  

  八抬大轿路过东街元兴成布铺的门口,布铺掌柜的一看,吓得晕了头,一头钻到柜台里,谁知大轿到了东街口,不走了,掌柜的钻在柜台里憋得实在难受,就小声问徒弟:“走了没有?”

  徒弟说:“不知道,可能还没走呢!” 掌柜的小声嘟囔着:“这个糟老头子,还不走!”谁知这话音刚落,突然进来了一个穿马褂的老头儿,高高的个头,和和气气地问了句:“掌柜的,刚才是谁说糟老头子还不走?这不是来了么!”

  站在旁边的一个官儿喊道:“大胆的狂徒,你敢骂张大人是糟老头子,不想要脑袋了?” 布铺的掌柜吓得“扑通”跪在地上,浑身像筛糠,一个劲地说:“张大人饶命,我该死,该死!”

  那老头儿也没生气,忙用双手扶起布铺的掌柜,说道:“起来,起来!有话咱们慢慢说。”布铺的掌柜见张大人没生气,说话还挺和善,就连声说:“请张大人到里边坐!”那老头儿也不客气, 就进了布铺。

  张之洞笑呵呵地说:“这个糟老头子该骂,走到哪儿都鸣锣开道,八抬大轿闹得四邻不安,耽误了各位做买卖,这还不该骂!” 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又问:“掌柜的,你这一年的买卖怎样?”掌柜的说:“不怎么样,平平常常。” 张之洞说:“有几本账呢!”掌柜的说;“一本总账,还有几本平常的账。 “好,好,掌柜的,我借你的总账看看。”

  掌柜的哪敢息慢,忙把总账递了过去。 张之洞坐在椅子上,“刷刷刷”地翻着账本,一会儿看完了, “叭”地一下,合上了账本,又问:“有几个记账先生?”掌柜的说:“有三个。” 张之洞说:“好吧,让他们都来!” 说着,三个账房先生都来了。

  三位先生站在三面,张之洞站在中间。他说:“好吧!就这样,你念头四个月,他念中间四个月, 那位念后四个月,一笔一笔地念,能念多快念多快,我在中间写。”

  嘿!张之洞真有两下子。账房先生“哇哇”地念,张之洞 “唰唰”地写,念得多快,写得多快,不大一会儿,一本总账念完 了,张之洞也抄完了。蝇头小字,又清秀,又工整,一笔一画,整整齐齐。

  张之洞说:“诸位,念总数!” 掌柜的把总数一念,再看张之洞抄的那本总账,跟他念的数儿 分一厘都不差。账房先生和布铺掌柜的“扑通”一声都跪在地上,说道:“张大人,你真是铁算盘啊!” 张之洞忙让他们起来,用手捻着几根细胡须,笑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只要肯下工夫,大家都一样。呵,以后别骂我糟老头子就行了。”

  就这样,张之洞的“铁算盘”,越传越有名了。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