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娱乐

首页 > 正文

叙事老银川(36):民国银川轶事

www.cn-ee.net2019-09-04

  2019 讲讲你的故事

  文/唐志军

  旧银川城只有东西中正路(今解放东西路)、中山南北路、南北王元大街(今民族南北街)等几条交通主路。老百姓走在大街上是“无风三尺土,下雨满街泥”,没有一条像样的街道,东西中正路是当时旧银川城最长的一条黄土路。

  

  30年代的银川城

  1933年,马鸿逵就任民国宁夏省政府主席,同年,蒋介石来宁。为了迎接蒋介石,马鸿逵下令整修东西中正路。于是,通令各警察分局责令保甲长挨家挨户收钱雇人整修街道。拉来黄土胶泥,拌上石灰,从监狱押来犯人,分为几组。犯人们身背麻绳、拉着几百斤重的石磙,头顶烈日,来回碾压胶泥。经过整修,东西中正路修缮平整,马鸿逵很是满意。

  为了使东西中正路干净整洁,马鸿逵下令,让坐落在东西中正路的几百号店铺和民居,每间隔20米就要制作一个供盛水、洒街、压尘的水桶,这个水桶,由各岗段街警负责管理,美其名曰:“太平水桶”。马鸿逵寓意银川城太平无事。每到烈日炎炎或刮风时,各分局警察都拿着喇叭沿街叫喊:“洒水了!洒水了!”店铺的伙计们和邻街的老百姓就纷纷拿着舀子洒水压尘。遇到天热风大,一桶水根本不够,商家店铺只有花钱买水或挑水来应付差事。

  东西中正路修好后,为马鸿逵上下班提供了方便。马鸿逵的官邸在“将军第”(今信义市场),每天到省政府办公(今怡园)都要经过这条路。马鸿逵身材肥胖,坐不成汽车,每天坐着敞篷马车出入,左右有十数名持枪骑车的卫兵保护。

  有一天,马鸿逵坐着马车上班,马车刚从鼓楼洞穿过。突然,从柳树巷方向窜出来一个60来岁的老头,拦住马车,手捧着一张状纸,跪在路中,冲着马车磕头喊冤:“小民有冤,请马主席做主。”马车前边开路的十几个骑自行车的卫兵立即跳下车,扑了过去。站在马车旁边的4个持枪卫兵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乱子,以为有歹徒行刺,立即把马鸿逵围了起来。

  马鸿逵醒过神来,问卫兵:“发生什么事了?”卫兵们拿过老头的状纸,递给了马鸿逵。马鸿逵一看,是状告宁夏垦殖局总办王敏悟欺男霸女之事。原来是王敏悟利用职权把老头的小老婆强行霸占,马鸿逵听后,摆摆手扬长而去。

  后来,王敏悟在垦殖局以清丈土地为名贪污受贿,被马鸿逵革职。马鸿逵审问王敏悟时,戏骂道:“皇上‘嫖风’是龙戏凤,平民‘嫖风’是奸情。”王敏悟答道:“士可杀,而不可辱!”马鸿逵听罢:“阿扎羞辱你,又奈我何!”于是喝令左右卫兵,将王敏悟拉到垦殖局附近西塔城墙下枪决。

  

  旧时,生产力不发达,人们为了适应生产和生活的需要,根据昼夜的交替,逐步形成各种计时方法。“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就是一种最常用的等时法:全天分为12个时段,每2小时一个时段,从23:00~1:00开始循环计时,人们依据这种计时方法,安排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工作。

  旧银川城经济落后,人口仅有2万多,没有产业工人,大多数手工业作坊的小生产者和马鸿逵的军政人员是看天估摸时间上下班的,老百姓也靠看天掐算时间来安排自己的生活起居。

  城里没有公共钟表供大家对时。时间长了,工作、生活作息极不方便。晋商八大家的生意最兴盛的时候,八大家的老板通过天津市场把“劳力士”等国际名表带入老银川城销售。戴手表和揣怀表的人都是达官贵人,老百姓只能望尘莫及,没有“表”的概念。

  马鸿逵执政宁夏期间,有一块自己心爱的“怀表”,每天上下班、安排工作都形影不离地戴着它。有一段时间,在省政府上班的军政人员迟到早退现象屡见不鲜,那时通讯设备落后,马鸿逵有事时总是找不到人。

  有一次,一名科员中午没到下班时间提前离开了工作岗位,正好赶上马鸿逵叫他送一份急件,却怎么也找不到此人,气得马鸿逵火冒三丈,大骂:“阿扎要你有何用,让你知道厉害!”下午,马鸿逵就通知将此人拉到军法处(今虹桥酒店处),4名军警拉胳膊拽腿一顿板子,直打得此人皮开肉绽。

  从此以后,省政府大院再没有人敢迟到早退,大家只能等到马鸿逵走了,才敢放心下班回家。

  还有一次,马鸿逵晚上看戏到很晚,第二天早上在家睡觉没去上班。等到中午下班时,大家还没看到马鸿逵出来,因为没有表,以为还没有到下班时间,谁也不敢走,直闹得省政府大院啼笑皆非。

  马鸿逵治理军政人员纪律散漫现象治标不治本,于是,有人向马鸿逵提出建议:每天中午12点钟,由警察总局派人,找一个适当的位置点放“晌午炮”供大家对时,午炮一响,大家就知道是中午12点了,就可以杜绝迟到早退现象。马鸿逵听后觉得很好,随即命令警察总局办好“晌午炮”一事,地点选在旧银川小南门附近的草滩中(现在的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东)。

  “晌午炮”由铁板做底座,焊有直径15厘米、70厘米高的炮筒,炮筒装有火药,待中午12时整,操作人员就将导火索插入炮筒内点燃,“嗵”的一声,整个旧银川城的人都能听到,人们便知道这是中午12点了。下班的下班,回家的回家,马鸿逵由此也就解决了省政府大院工作人员中午下班的难题了。

  

  30年代的银川街道

  文/唐志军

  旧银川城只有东西中正路(今解放东西路)、中山南北路、南北王元大街(今民族南北街)等几条交通主路。老百姓走在大街上是“无风三尺土,下雨满街泥”,没有一条像样的街道,东西中正路是当时旧银川城最长的一条黄土路。

  

  30年代的银川城

  1933年,马鸿逵就任民国宁夏省政府主席,同年,蒋介石来宁。为了迎接蒋介石,马鸿逵下令整修东西中正路。于是,通令各警察分局责令保甲长挨家挨户收钱雇人整修街道。拉来黄土胶泥,拌上石灰,从监狱押来犯人,分为几组。犯人们身背麻绳、拉着几百斤重的石磙,头顶烈日,来回碾压胶泥。经过整修,东西中正路修缮平整,马鸿逵很是满意。

  为了使东西中正路干净整洁,马鸿逵下令,让坐落在东西中正路的几百号店铺和民居,每间隔20米就要制作一个供盛水、洒街、压尘的水桶,这个水桶,由各岗段街警负责管理,美其名曰:“太平水桶”。马鸿逵寓意银川城太平无事。每到烈日炎炎或刮风时,各分局警察都拿着喇叭沿街叫喊:“洒水了!洒水了!”店铺的伙计们和邻街的老百姓就纷纷拿着舀子洒水压尘。遇到天热风大,一桶水根本不够,商家店铺只有花钱买水或挑水来应付差事。

  东西中正路修好后,为马鸿逵上下班提供了方便。马鸿逵的官邸在“将军第”(今信义市场),每天到省政府办公(今怡园)都要经过这条路。马鸿逵身材肥胖,坐不成汽车,每天坐着敞篷马车出入,左右有十数名持枪骑车的卫兵保护。

  有一天,马鸿逵坐着马车上班,马车刚从鼓楼洞穿过。突然,从柳树巷方向窜出来一个60来岁的老头,拦住马车,手捧着一张状纸,跪在路中,冲着马车磕头喊冤:“小民有冤,请马主席做主。”马车前边开路的十几个骑自行车的卫兵立即跳下车,扑了过去。站在马车旁边的4个持枪卫兵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乱子,以为有歹徒行刺,立即把马鸿逵围了起来。

  马鸿逵醒过神来,问卫兵:“发生什么事了?”卫兵们拿过老头的状纸,递给了马鸿逵。马鸿逵一看,是状告宁夏垦殖局总办王敏悟欺男霸女之事。原来是王敏悟利用职权把老头的小老婆强行霸占,马鸿逵听后,摆摆手扬长而去。

  后来,王敏悟在垦殖局以清丈土地为名贪污受贿,被马鸿逵革职。马鸿逵审问王敏悟时,戏骂道:“皇上‘嫖风’是龙戏凤,平民‘嫖风’是奸情。”王敏悟答道:“士可杀,而不可辱!”马鸿逵听罢:“阿扎羞辱你,又奈我何!”于是喝令左右卫兵,将王敏悟拉到垦殖局附近西塔城墙下枪决。

  

  旧时,生产力不发达,人们为了适应生产和生活的需要,根据昼夜的交替,逐步形成各种计时方法。“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就是一种最常用的等时法:全天分为12个时段,每2小时一个时段,从23:00~1:00开始循环计时,人们依据这种计时方法,安排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工作。

  旧银川城经济落后,人口仅有2万多,没有产业工人,大多数手工业作坊的小生产者和马鸿逵的军政人员是看天估摸时间上下班的,老百姓也靠看天掐算时间来安排自己的生活起居。

  城里没有公共钟表供大家对时。时间长了,工作、生活作息极不方便。晋商八大家的生意最兴盛的时候,八大家的老板通过天津市场把“劳力士”等国际名表带入老银川城销售。戴手表和揣怀表的人都是达官贵人,老百姓只能望尘莫及,没有“表”的概念。

  马鸿逵执政宁夏期间,有一块自己心爱的“怀表”,每天上下班、安排工作都形影不离地戴着它。有一段时间,在省政府上班的军政人员迟到早退现象屡见不鲜,那时通讯设备落后,马鸿逵有事时总是找不到人。

  有一次,一名科员中午没到下班时间提前离开了工作岗位,正好赶上马鸿逵叫他送一份急件,却怎么也找不到此人,气得马鸿逵火冒三丈,大骂:“阿扎要你有何用,让你知道厉害!”下午,马鸿逵就通知将此人拉到军法处(今虹桥酒店处),4名军警拉胳膊拽腿一顿板子,直打得此人皮开肉绽。

  从此以后,省政府大院再没有人敢迟到早退,大家只能等到马鸿逵走了,才敢放心下班回家。

  还有一次,马鸿逵晚上看戏到很晚,第二天早上在家睡觉没去上班。等到中午下班时,大家还没看到马鸿逵出来,因为没有表,以为还没有到下班时间,谁也不敢走,直闹得省政府大院啼笑皆非。

  马鸿逵治理军政人员纪律散漫现象治标不治本,于是,有人向马鸿逵提出建议:每天中午12点钟,由警察总局派人,找一个适当的位置点放“晌午炮”供大家对时,午炮一响,大家就知道是中午12点了,就可以杜绝迟到早退现象。马鸿逵听后觉得很好,随即命令警察总局办好“晌午炮”一事,地点选在旧银川小南门附近的草滩中(现在的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东)。

  “晌午炮”由铁板做底座,焊有直径15厘米、70厘米高的炮筒,炮筒装有火药,待中午12时整,操作人员就将导火索插入炮筒内点燃,“嗵”的一声,整个旧银川城的人都能听到,人们便知道这是中午12点了。下班的下班,回家的回家,马鸿逵由此也就解决了省政府大院工作人员中午下班的难题了。

  

  30年代的银川街道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