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娱乐

首页 > 正文

天宠|第三十节:永生

www.cn-ee.net2019-08-09


  

  第三十节:永生

  第二天,辰尘来到医院将自己的计划告诉袁坤。

  这个计划其实很简单,分三步走:第一,辰尘将袁坤过去破碎的记忆封印起来,又由小狗守护住,不过前期需要鬼鬼指导,所以这个过程需要将自己所学的数术度给袁坤;第二,传度给袁坤后,辰尘可以使用禁术帮孙田莞换命,也就是说,辰尘会死;第三,袁坤学会术法后,将柳北水封印在孙田莞孩子的体内,这样子家的传承起码可以传到下一代。

  虽然第二步和第三步是调转顺序更容易实施的,但辰尘希望袁坤身上还有可以跟子家谈判的筹码。

  如果计划实施,袁坤就只剩下七年记忆,同时背负归藏一脉的命运,不过起码能保证袁坤永远不会寻死。关于袁坤担心父母的问题,有子家帮忙,也不是大问题。不过辰尘会死,这点袁坤坚决不答应。

  辰尘只好找子英,跟他聊计划二。计划二跟计划一差不多,将袁坤换成子英而已,并且第二步和第三步不能调转。

  在子英看来,这个计划做出最大牺牲的是辰尘,子家又能得到辰尘的传承,是最大的受益方,虽然对辰尘有所愧疚,但还是答应了。

  不过柳北水却提出了疑问。

  “辰尘小哥,我有个疑问。如何确保老夫能生存到下任子家小主长大。”

  “将你封印住,虽然限制了你的行动,但也是对你的一种保护。你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寻找继承者。只是….”

  “只是这段时间子家的术法虽然能留存,却无法使用,是吧?”

  “是的。”

  “子英已经是将死之人,可是你们归藏一脉的术法又是求生欲这么强,确定愿意传度给子英。”

  “子英只是一个过度,到时候他将你封印到他孩子的体内时,有一个必要条件是将归藏一脉的术数传度给孩子。”

  “好,这跟我设想的一样,我真正的问题是,下一任小主继承了归藏一脉,是否也要承受归藏一脉的悲凉命运,是否会潜意识地躲避天运。”

  “会。”

  “那到时候子家是否就得归隐,甚至没落。”

  “可能会。”

  “那么子家如何有能力庇护你的朋友和父母?”

  “这。。。”辰尘也一时语塞,最后一点他确实失算了。

  “辰尘小哥,你刚刚的计划没有提到你的朋友,应该是他拒绝了你原先的计划。不知道能否将你原先的计划跟我们聊聊,咱们再商量商量,或许有别的办法。”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辰尘耳边响起。“辰尘,你也需要别人帮忙的。”

  声音是来自鬼鬼,只有辰尘能听到。这句话在当时的局面下,对辰尘振聋发聩。辰尘才敞开心扉,跟子英和柳北水说自己原先的计划,以及袁坤拒绝的原因。

  柳北水听后面显惭愧,“老夫一心为子家着想,不希望子家没落,却忽视整个计划中,辰尘小哥付出的是生命。小哥与你朋友重情重义,老夫惭愧。”

  “老前辈,死对我来说是解脱,你不必惭愧。前辈提出的问题也是很关键,我之前是欠考虑。”

  “一定要牺牲你的性命不可,可以换的别的代价吗?或许用我的性命也可以?”

  “不是不能用,不过你也只剩一年寿命,换了没有意义。”

  “也就可以换别人的?是吧。”

  “不能?”

  “为什么?”

  “这是剥夺别人的生命,坚决不能?”

  “如果别人自愿呢?”

  “不行,我下不了手。”

  “如果用克隆人呢?”

  “克隆人?”

  子英向辰尘透露,当年为了预防子家绝后,曾经启动过一个克隆人计划,因为代价太大而且不人道,在他执掌子家后,就搁置了,不过培养出过一个有畸形的婴儿,目前还没有唤醒。如果有需要,可以尝试唤醒。

  “如果是这样,是可以试一下。多久能够唤醒?”

  “我问一下。”子英立马打了个电话。

  “顺利的话,一周,主要是重启设备需要时间。”

  等待的时间并不难过,因为袁坤接受辰尘提的另外一个建议,辰尘暂时将袁坤絮乱的记忆封存起来,就像叶老当年将毕生之学封存在辰尘脑子里一样。归藏一系能够传承到现在,除了极度的求生欲望之外,这手催眠强度的手法也是功不可没。虽然时间不多,辰尘还是尽量延长整个过程,这样对袁坤副作用比较少。不过这样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就算有小狗的守护,鬼鬼也尽量调教小狗,但小狗明显还未开智,不确定哪一天袁坤自己会找到打破封印的钥匙。

  一周过去,子英那边传来消息,婴儿已经有生命体征,但实在没有条件运护到骆城,子英只能带辰尘去康都。研究机构在康都最繁华的商业中心,谁都不知道这个人来人往的商业广场顶层,有这么大一个研究机构。辰尘忍不住感慨子家真是财大气粗,子英解释才知道,其实整个商业广场都是子家的资产。

  穿过层层防护,辰尘总算见到了婴儿。见到婴儿辰尘第一个有意识的反应就是捂嘴,因为他翻滚的胃酸已经顶上喉咙。子英的反应稍好一些,但也只是吐得没那么狼狈而已。

  来之前知道婴儿是畸形的,但辰尘所看到的,远远不能称为一个人,说是肉疙瘩更贴切一点。婴儿的支干全黏在一起,只能靠几片指甲分辨出那是手或者脚,脖子缩到看不见,头与前胸连到一起,五官分散,甚至都排列不出一个脸型。

  这面相已经无法看了,辰尘和子英只能暂且离开。跟工作人员要来肉疙瘩的资料,研究机构的好处就是资料够详细齐全。辰尘从肉疙瘩的细胞合成时间,进入人造胚胎时间,唤醒时间都测算一遍。大为吃惊,就算是出生即夭折的孩子,无论是人或者别的生物,即使算得不准,也会有个结果。但是面前这个肉疙瘩完全测算不到任何东西,这种情况辰尘第一次遇到。

  “真要田莞与这个怪胎换命吗?”

  “连命都没有,怎么换?”

  “就是不可以是吧?”

  “是的。”

  子英一直绷紧的弦此时突然炸裂,火气一下冒出来对着空气吼道:“这个不行,找个自愿的人你又不愿意,辰尘你告诉我,还有什么办法。”

  “我想问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些话,可以不?”

  子英喘了好几口气,才指着刚刚递资料给辰尘的帅小伙。

  “原本项目的人在计划停滞的时候全走了,这里目前只有他。”

  “之前培育出来的婴儿都这样吗?”辰尘问。

  “不是的,这个婴儿一开始外形也算正常,只是项目搁置后,婴儿没有照料,才逐渐长成这样。”

  “能保证做出一个正常的婴儿出来吗?”

  “没问题。”

  “需要多久?”

  “最少也得三个月。”

  “能保证做出一个正常的婴儿出来吗?”

  “保证。”

  “我想再劝劝我的朋友,不过前提是你得重启克隆人计划。”辰尘对子英说。

  “重启,恐怕子家已经无能力了。”

  “为什么?”

  “这个计划耗费了子家大半家业,不然我也不会叫停?别看子家还有些家底,在这种项目高额的开销面前,完全就是沙溪填海。”

  “不是已经快成功了吗?”

  “培育出一个婴儿只是开始,后续成长还要大量的观察,实验。万一克隆出来的孩子只能活三年呢?只能活一年呢?”

  “子英哥,我想跟你单独聊会,可以吗?”

  “可以。”子英一句可以落下,周边的人都识趣离开,办公室只剩下子英和辰尘两人。

  “子英哥,刚刚为那婴儿测命的时候,我越测越兴奋,若只有我自己,也许兴奋一下就过去了。不过现在有子英个以及子家在,我想跟你说说,我的想法。克隆人无命数,是被上天遗弃之物,与我们一脉避命之求,十分相宜。如果这个项目能成,或许是我们一脉的出路。”

  “可现实是,我即使有心也无力了,子家现在是负担不起。况且这个跟救田莞有什么关系?这玩意换不来田莞的命。”

  “有了克隆人,即使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我就有把握,劝服我那朋友。到时候我就可以跟田莞姐换命。”

  “可是,我确实有心无力。”

  “子家在术界多年名声在外,总能找到些许合伙人吧?”

  “现在术界,不只子家,所有大家族都自顾不暇,谁愿意分精力财力投入在这看不到结果的幻想上呢?据我们知道的消息,可不只有子家在研究克隆人,目前没有听到成功的。”

  “这不是更需要合作吗?当然,只有克隆人不足以吸引别人,但如果我们提供的是“永生”的服务呢?”

  “辰尘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永生这玩意人类研究了几千年,都只是空谈。”

  “当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永生,你且听我说一说。道家的度牒你知道怎么回事吧?”

  “知道。”

  “我们一脉的传度与度牒的原理是一样的,不过为了保证我们这一脉能够长久生存,我们的传度力度远远超过一般度牒,必要时,可以将传度人一生的经历强行度给受传人。克隆人无命,只是一副空皮囊,若将一生强行传度过去,传度人就相当于在另一个身体里重生。皮囊可以无限换,只要一直传度下去,两者相合,就能达到永生的效果。”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移魂术?但你这也只是理论上的可能?”

  “所以我们只能赌。”

  “可这跟劝服你朋友什么关系。”

  “如果这个构想能够推动,我将自己一生经历暂存在他那,理论上就有重生的可能,我相信这点能够打动他。赌不赌,赌,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计划为田莞姐换命,不赌,那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换命最好的时机在田莞姐生日的时候,我们时间不多。”

  “赌。”虽然永生计划看上去虚无缥缈,但无论成不成,只要愿意赌,就可以救孙田莞的命,对于子英来说就是值得。

  上一章 ? 目录? ?下一章

  96

  古小橙

  2019.08.03 00:12*

  字数 3399

  

  第三十节:永生

  第二天,辰尘来到医院将自己的计划告诉袁坤。

  这个计划其实很简单,分三步走:第一,辰尘将袁坤过去破碎的记忆封印起来,又由小狗守护住,不过前期需要鬼鬼指导,所以这个过程需要将自己所学的数术度给袁坤;第二,传度给袁坤后,辰尘可以使用禁术帮孙田莞换命,也就是说,辰尘会死;第三,袁坤学会术法后,将柳北水封印在孙田莞孩子的体内,这样子家的传承起码可以传到下一代。

  虽然第二步和第三步是调转顺序更容易实施的,但辰尘希望袁坤身上还有可以跟子家谈判的筹码。

  如果计划实施,袁坤就只剩下七年记忆,同时背负归藏一脉的命运,不过起码能保证袁坤永远不会寻死。关于袁坤担心父母的问题,有子家帮忙,也不是大问题。不过辰尘会死,这点袁坤坚决不答应。

  辰尘只好找子英,跟他聊计划二。计划二跟计划一差不多,将袁坤换成子英而已,并且第二步和第三步不能调转。

  在子英看来,这个计划做出最大牺牲的是辰尘,子家又能得到辰尘的传承,是最大的受益方,虽然对辰尘有所愧疚,但还是答应了。

  不过柳北水却提出了疑问。

  “辰尘小哥,我有个疑问。如何确保老夫能生存到下任子家小主长大。”

  “将你封印住,虽然限制了你的行动,但也是对你的一种保护。你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寻找继承者。只是….”

  “只是这段时间子家的术法虽然能留存,却无法使用,是吧?”

  “是的。”

  “子英已经是将死之人,可是你们归藏一脉的术法又是求生欲这么强,确定愿意传度给子英。”

  “子英只是一个过度,到时候他将你封印到他孩子的体内时,有一个必要条件是将归藏一脉的术数传度给孩子。”

  “好,这跟我设想的一样,我真正的问题是,下一任小主继承了归藏一脉,是否也要承受归藏一脉的悲凉命运,是否会潜意识地躲避天运。”

  “会。”

  “那到时候子家是否就得归隐,甚至没落。”

  “可能会。”

  “那么子家如何有能力庇护你的朋友和父母?”

  “这。。。”辰尘也一时语塞,最后一点他确实失算了。

  “辰尘小哥,你刚刚的计划没有提到你的朋友,应该是他拒绝了你原先的计划。不知道能否将你原先的计划跟我们聊聊,咱们再商量商量,或许有别的办法。”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辰尘耳边响起。“辰尘,你也需要别人帮忙的。”

  声音是来自鬼鬼,只有辰尘能听到。这句话在当时的局面下,对辰尘振聋发聩。辰尘才敞开心扉,跟子英和柳北水说自己原先的计划,以及袁坤拒绝的原因。

  柳北水听后面显惭愧,“老夫一心为子家着想,不希望子家没落,却忽视整个计划中,辰尘小哥付出的是生命。小哥与你朋友重情重义,老夫惭愧。”

  “老前辈,死对我来说是解脱,你不必惭愧。前辈提出的问题也是很关键,我之前是欠考虑。”

  “一定要牺牲你的性命不可,可以换的别的代价吗?或许用我的性命也可以?”

  “不是不能用,不过你也只剩一年寿命,换了没有意义。”

  “也就可以换别人的?是吧。”

  “不能?”

  “为什么?”

  “这是剥夺别人的生命,坚决不能?”

  “如果别人自愿呢?”

  “不行,我下不了手。”

  “如果用克隆人呢?”

  “克隆人?”

  子英向辰尘透露,当年为了预防子家绝后,曾经启动过一个克隆人计划,因为代价太大而且不人道,在他执掌子家后,就搁置了,不过培养出过一个有畸形的婴儿,目前还没有唤醒。如果有需要,可以尝试唤醒。

  “如果是这样,是可以试一下。多久能够唤醒?”

  “我问一下。”子英立马打了个电话。

  “顺利的话,一周,主要是重启设备需要时间。”

  等待的时间并不难过,因为袁坤接受辰尘提的另外一个建议,辰尘暂时将袁坤絮乱的记忆封存起来,就像叶老当年将毕生之学封存在辰尘脑子里一样。归藏一系能够传承到现在,除了极度的求生欲望之外,这手催眠强度的手法也是功不可没。虽然时间不多,辰尘还是尽量延长整个过程,这样对袁坤副作用比较少。不过这样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就算有小狗的守护,鬼鬼也尽量调教小狗,但小狗明显还未开智,不确定哪一天袁坤自己会找到打破封印的钥匙。

  一周过去,子英那边传来消息,婴儿已经有生命体征,但实在没有条件运护到骆城,子英只能带辰尘去康都。研究机构在康都最繁华的商业中心,谁都不知道这个人来人往的商业广场顶层,有这么大一个研究机构。辰尘忍不住感慨子家真是财大气粗,子英解释才知道,其实整个商业广场都是子家的资产。

  穿过层层防护,辰尘总算见到了婴儿。见到婴儿辰尘第一个有意识的反应就是捂嘴,因为他翻滚的胃酸已经顶上喉咙。子英的反应稍好一些,但也只是吐得没那么狼狈而已。

  来之前知道婴儿是畸形的,但辰尘所看到的,远远不能称为一个人,说是肉疙瘩更贴切一点。婴儿的支干全黏在一起,只能靠几片指甲分辨出那是手或者脚,脖子缩到看不见,头与前胸连到一起,五官分散,甚至都排列不出一个脸型。

  这面相已经无法看了,辰尘和子英只能暂且离开。跟工作人员要来肉疙瘩的资料,研究机构的好处就是资料够详细齐全。辰尘从肉疙瘩的细胞合成时间,进入人造胚胎时间,唤醒时间都测算一遍。大为吃惊,就算是出生即夭折的孩子,无论是人或者别的生物,即使算得不准,也会有个结果。但是面前这个肉疙瘩完全测算不到任何东西,这种情况辰尘第一次遇到。

  “真要田莞与这个怪胎换命吗?”

  “连命都没有,怎么换?”

  “就是不可以是吧?”

  “是的。”

  子英一直绷紧的弦此时突然炸裂,火气一下冒出来对着空气吼道:“这个不行,找个自愿的人你又不愿意,辰尘你告诉我,还有什么办法。”

  “我想问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些话,可以不?”

  子英喘了好几口气,才指着刚刚递资料给辰尘的帅小伙。

  “原本项目的人在计划停滞的时候全走了,这里目前只有他。”

  “之前培育出来的婴儿都这样吗?”辰尘问。

  “不是的,这个婴儿一开始外形也算正常,只是项目搁置后,婴儿没有照料,才逐渐长成这样。”

  “能保证做出一个正常的婴儿出来吗?”

  “没问题。”

  “需要多久?”

  “最少也得三个月。”

  “能保证做出一个正常的婴儿出来吗?”

  “保证。”

  “我想再劝劝我的朋友,不过前提是你得重启克隆人计划。”辰尘对子英说。

  “重启,恐怕子家已经无能力了。”

  “为什么?”

  “这个计划耗费了子家大半家业,不然我也不会叫停?别看子家还有些家底,在这种项目高额的开销面前,完全就是沙溪填海。”

  “不是已经快成功了吗?”

  “培育出一个婴儿只是开始,后续成长还要大量的观察,实验。万一克隆出来的孩子只能活三年呢?只能活一年呢?”

  “子英哥,我想跟你单独聊会,可以吗?”

  “可以。”子英一句可以落下,周边的人都识趣离开,办公室只剩下子英和辰尘两人。

  “子英哥,刚刚为那婴儿测命的时候,我越测越兴奋,若只有我自己,也许兴奋一下就过去了。不过现在有子英个以及子家在,我想跟你说说,我的想法。克隆人无命数,是被上天遗弃之物,与我们一脉避命之求,十分相宜。如果这个项目能成,或许是我们一脉的出路。”

  “可现实是,我即使有心也无力了,子家现在是负担不起。况且这个跟救田莞有什么关系?这玩意换不来田莞的命。”

  “有了克隆人,即使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我就有把握,劝服我那朋友。到时候我就可以跟田莞姐换命。”

  “可是,我确实有心无力。”

  “子家在术界多年名声在外,总能找到些许合伙人吧?”

  “现在术界,不只子家,所有大家族都自顾不暇,谁愿意分精力财力投入在这看不到结果的幻想上呢?据我们知道的消息,可不只有子家在研究克隆人,目前没有听到成功的。”

  “这不是更需要合作吗?当然,只有克隆人不足以吸引别人,但如果我们提供的是“永生”的服务呢?”

  “辰尘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永生这玩意人类研究了几千年,都只是空谈。”

  “当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永生,你且听我说一说。道家的度牒你知道怎么回事吧?”

  “知道。”

  “我们一脉的传度与度牒的原理是一样的,不过为了保证我们这一脉能够长久生存,我们的传度力度远远超过一般度牒,必要时,可以将传度人一生的经历强行度给受传人。克隆人无命,只是一副空皮囊,若将一生强行传度过去,传度人就相当于在另一个身体里重生。皮囊可以无限换,只要一直传度下去,两者相合,就能达到永生的效果。”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移魂术?但你这也只是理论上的可能?”

  “所以我们只能赌。”

  “可这跟劝服你朋友什么关系。”

  “如果这个构想能够推动,我将自己一生经历暂存在他那,理论上就有重生的可能,我相信这点能够打动他。赌不赌,赌,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计划为田莞姐换命,不赌,那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换命最好的时机在田莞姐生日的时候,我们时间不多。”

  “赌。”虽然永生计划看上去虚无缥缈,但无论成不成,只要愿意赌,就可以救孙田莞的命,对于子英来说就是值得。

  上一章 ?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节:永生

  第二天,辰尘来到医院将自己的计划告诉袁坤。

  这个计划其实很简单,分三步走:第一,辰尘将袁坤过去破碎的记忆封印起来,又由小狗守护住,不过前期需要鬼鬼指导,所以这个过程需要将自己所学的数术度给袁坤;第二,传度给袁坤后,辰尘可以使用禁术帮孙田莞换命,也就是说,辰尘会死;第三,袁坤学会术法后,将柳北水封印在孙田莞孩子的体内,这样子家的传承起码可以传到下一代。

  虽然第二步和第三步是调转顺序更容易实施的,但辰尘希望袁坤身上还有可以跟子家谈判的筹码。

  如果计划实施,袁坤就只剩下七年记忆,同时背负归藏一脉的命运,不过起码能保证袁坤永远不会寻死。关于袁坤担心父母的问题,有子家帮忙,也不是大问题。不过辰尘会死,这点袁坤坚决不答应。

  辰尘只好找子英,跟他聊计划二。计划二跟计划一差不多,将袁坤换成子英而已,并且第二步和第三步不能调转。

  在子英看来,这个计划做出最大牺牲的是辰尘,子家又能得到辰尘的传承,是最大的受益方,虽然对辰尘有所愧疚,但还是答应了。

  不过柳北水却提出了疑问。

  “辰尘小哥,我有个疑问。如何确保老夫能生存到下任子家小主长大。”

  “将你封印住,虽然限制了你的行动,但也是对你的一种保护。你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寻找继承者。只是….”

  “只是这段时间子家的术法虽然能留存,却无法使用,是吧?”

  “是的。”

  “子英已经是将死之人,可是你们归藏一脉的术法又是求生欲这么强,确定愿意传度给子英。”

  “子英只是一个过度,到时候他将你封印到他孩子的体内时,有一个必要条件是将归藏一脉的术数传度给孩子。”

  “好,这跟我设想的一样,我真正的问题是,下一任小主继承了归藏一脉,是否也要承受归藏一脉的悲凉命运,是否会潜意识地躲避天运。”

  “会。”

  “那到时候子家是否就得归隐,甚至没落。”

  “可能会。”

  “那么子家如何有能力庇护你的朋友和父母?”

  “这。。。”辰尘也一时语塞,最后一点他确实失算了。

  “辰尘小哥,你刚刚的计划没有提到你的朋友,应该是他拒绝了你原先的计划。不知道能否将你原先的计划跟我们聊聊,咱们再商量商量,或许有别的办法。”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辰尘耳边响起。“辰尘,你也需要别人帮忙的。”

  声音是来自鬼鬼,只有辰尘能听到。这句话在当时的局面下,对辰尘振聋发聩。辰尘才敞开心扉,跟子英和柳北水说自己原先的计划,以及袁坤拒绝的原因。

  柳北水听后面显惭愧,“老夫一心为子家着想,不希望子家没落,却忽视整个计划中,辰尘小哥付出的是生命。小哥与你朋友重情重义,老夫惭愧。”

  “老前辈,死对我来说是解脱,你不必惭愧。前辈提出的问题也是很关键,我之前是欠考虑。”

  “一定要牺牲你的性命不可,可以换的别的代价吗?或许用我的性命也可以?”

  “不是不能用,不过你也只剩一年寿命,换了没有意义。”

  “也就可以换别人的?是吧。”

  “不能?”

  “为什么?”

  “这是剥夺别人的生命,坚决不能?”

  “如果别人自愿呢?”

  “不行,我下不了手。”

  “如果用克隆人呢?”

  “克隆人?”

  子英向辰尘透露,当年为了预防子家绝后,曾经启动过一个克隆人计划,因为代价太大而且不人道,在他执掌子家后,就搁置了,不过培养出过一个有畸形的婴儿,目前还没有唤醒。如果有需要,可以尝试唤醒。

  “如果是这样,是可以试一下。多久能够唤醒?”

  “我问一下。”子英立马打了个电话。

  “顺利的话,一周,主要是重启设备需要时间。”

  等待的时间并不难过,因为袁坤接受辰尘提的另外一个建议,辰尘暂时将袁坤絮乱的记忆封存起来,就像叶老当年将毕生之学封存在辰尘脑子里一样。归藏一系能够传承到现在,除了极度的求生欲望之外,这手催眠强度的手法也是功不可没。虽然时间不多,辰尘还是尽量延长整个过程,这样对袁坤副作用比较少。不过这样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就算有小狗的守护,鬼鬼也尽量调教小狗,但小狗明显还未开智,不确定哪一天袁坤自己会找到打破封印的钥匙。

  一周过去,子英那边传来消息,婴儿已经有生命体征,但实在没有条件运护到骆城,子英只能带辰尘去康都。研究机构在康都最繁华的商业中心,谁都不知道这个人来人往的商业广场顶层,有这么大一个研究机构。辰尘忍不住感慨子家真是财大气粗,子英解释才知道,其实整个商业广场都是子家的资产。

  穿过层层防护,辰尘总算见到了婴儿。见到婴儿辰尘第一个有意识的反应就是捂嘴,因为他翻滚的胃酸已经顶上喉咙。子英的反应稍好一些,但也只是吐得没那么狼狈而已。

  来之前知道婴儿是畸形的,但辰尘所看到的,远远不能称为一个人,说是肉疙瘩更贴切一点。婴儿的支干全黏在一起,只能靠几片指甲分辨出那是手或者脚,脖子缩到看不见,头与前胸连到一起,五官分散,甚至都排列不出一个脸型。

  这面相已经无法看了,辰尘和子英只能暂且离开。跟工作人员要来肉疙瘩的资料,研究机构的好处就是资料够详细齐全。辰尘从肉疙瘩的细胞合成时间,进入人造胚胎时间,唤醒时间都测算一遍。大为吃惊,就算是出生即夭折的孩子,无论是人或者别的生物,即使算得不准,也会有个结果。但是面前这个肉疙瘩完全测算不到任何东西,这种情况辰尘第一次遇到。

  “真要田莞与这个怪胎换命吗?”

  “连命都没有,怎么换?”

  “就是不可以是吧?”

  “是的。”

  子英一直绷紧的弦此时突然炸裂,火气一下冒出来对着空气吼道:“这个不行,找个自愿的人你又不愿意,辰尘你告诉我,还有什么办法。”

  “我想问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些话,可以不?”

  子英喘了好几口气,才指着刚刚递资料给辰尘的帅小伙。

  “原本项目的人在计划停滞的时候全走了,这里目前只有他。”

  “之前培育出来的婴儿都这样吗?”辰尘问。

  “不是的,这个婴儿一开始外形也算正常,只是项目搁置后,婴儿没有照料,才逐渐长成这样。”

  “能保证做出一个正常的婴儿出来吗?”

  “没问题。”

  “需要多久?”

  “最少也得三个月。”

  “能保证做出一个正常的婴儿出来吗?”

  “保证。”

  “我想再劝劝我的朋友,不过前提是你得重启克隆人计划。”辰尘对子英说。

  “重启,恐怕子家已经无能力了。”

  “为什么?”

  “这个计划耗费了子家大半家业,不然我也不会叫停?别看子家还有些家底,在这种项目高额的开销面前,完全就是沙溪填海。”

  “不是已经快成功了吗?”

  “培育出一个婴儿只是开始,后续成长还要大量的观察,实验。万一克隆出来的孩子只能活三年呢?只能活一年呢?”

  “子英哥,我想跟你单独聊会,可以吗?”

  “可以。”子英一句可以落下,周边的人都识趣离开,办公室只剩下子英和辰尘两人。

  “子英哥,刚刚为那婴儿测命的时候,我越测越兴奋,若只有我自己,也许兴奋一下就过去了。不过现在有子英个以及子家在,我想跟你说说,我的想法。克隆人无命数,是被上天遗弃之物,与我们一脉避命之求,十分相宜。如果这个项目能成,或许是我们一脉的出路。”

  “可现实是,我即使有心也无力了,子家现在是负担不起。况且这个跟救田莞有什么关系?这玩意换不来田莞的命。”

  “有了克隆人,即使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我就有把握,劝服我那朋友。到时候我就可以跟田莞姐换命。”

  “可是,我确实有心无力。”

  “子家在术界多年名声在外,总能找到些许合伙人吧?”

  “现在术界,不只子家,所有大家族都自顾不暇,谁愿意分精力财力投入在这看不到结果的幻想上呢?据我们知道的消息,可不只有子家在研究克隆人,目前没有听到成功的。”

  “这不是更需要合作吗?当然,只有克隆人不足以吸引别人,但如果我们提供的是“永生”的服务呢?”

  “辰尘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永生这玩意人类研究了几千年,都只是空谈。”

  “当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永生,你且听我说一说。道家的度牒你知道怎么回事吧?”

  “知道。”

  “我们一脉的传度与度牒的原理是一样的,不过为了保证我们这一脉能够长久生存,我们的传度力度远远超过一般度牒,必要时,可以将传度人一生的经历强行度给受传人。克隆人无命,只是一副空皮囊,若将一生强行传度过去,传度人就相当于在另一个身体里重生。皮囊可以无限换,只要一直传度下去,两者相合,就能达到永生的效果。”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移魂术?但你这也只是理论上的可能?”

  “所以我们只能赌。”

  “可这跟劝服你朋友什么关系。”

  “如果这个构想能够推动,我将自己一生经历暂存在他那,理论上就有重生的可能,我相信这点能够打动他。赌不赌,赌,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计划为田莞姐换命,不赌,那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换命最好的时机在田莞姐生日的时候,我们时间不多。”

  “赌。”虽然永生计划看上去虚无缥缈,但无论成不成,只要愿意赌,就可以救孙田莞的命,对于子英来说就是值得。

  上一章 ?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