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娱乐

首页 > 正文

丰县宋楼镇的二哥,希望你能挺过去这一关

www.cn-ee.net2019-08-25

  文:孟丽

  图:来自网络

  二哥是我堂哥,二大爷家的小儿子。

  人与人之间,最割舍不断的就是亲情!最近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把我的思绪又带回了与自己的兄长相处的点滴美好童年时光。

  二哥忠厚老实,说话都是不紧不慢,脸上带着笑容。二哥比我大11岁,小时候家里亲戚有结婚、送粽米之类的活动,奶奶就会差遣二哥拉着平板车带着她,带着我去吃大席。

  

  那时候农村物质贫乏,缺吃少喝,如果小朋友提前知道家里有亲戚要结婚,不久的将来有一顿美味的大席等着自己,恨不得告诉自己的每一个小伙伴,接受他们的艳羡与“嫉妒”。

  我家在宋楼瓦房村李大楼,舅奶奶姨奶奶以及几个表姑家,有的在杨楼、薛楼,甚至二十几里路开外的套楼。小时候只顾着自己的肚子能享受一顿美美的大餐,现在想起来不禁很心疼二哥,毕竟那时候老家都是土路,坑坑洼洼,疙疙瘩瘩,雨天存水路滑,晴天扑土杠烟,很难想象还是十几岁半大孩子的二哥要费多大的力气才能把我们一次次带出去吃酒席又带回家里。

  单说爷爷这一宗,我有5个堂哥,但是跟我最亲近的就是二哥,一来他和我年龄差相对最小;二来我们都是果区,从小家里就种果树,两家的地离得近,二哥带着我一起在机井边乘凉,给我讲他上学的新鲜事。有时候二哥会一边看果园,一边放羊,但是他从来没有仗着自己大,支使我帮他撵羊,足见他是有多老实。时隔太久,好多事都不记得了。

  其中记忆最深刻的事情二哥说他眼睛近视厉害,即使坐在第一排也就只能看清黑板中间的字,看不见两边的字。想必一直想好好上学的二哥说起这些是很伤感的吧,但是当时不懂事的我给他取了很多外号,什么“光光蜓(蜻蜓)”,眼大无光等等,追着喊,宽容的二哥都是一笑置之,从来不骂我或者打我一顿。现在想来实属羞愧。

  一年又一年,岁月的车轮滚滚向前。随着二哥辍学在家,结婚、生子人生中大事一件件被提上日程。二哥二嫂相继生了2个女儿,一个小子。上有老下有小,二嫂身体也不太泼辣,像人家那样去外地打工也不现实,所以二哥二嫂只能常年在家务农。

  

  天知道,最苦最累是农民,旱涝不保收,完全望天收,往年二哥二嫂还能在板子厂打打零工,贴补家用,但是今年板子的行情也不好,他们也没有太多的活干。虽说生活清苦,但是子女懂事,家人无大恙,倒也其乐融融。

  有时候见了二哥很想像小时候一样没心没肺无所顾忌的说叨一番,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通常以我的一句“哥”开头,以他的一句“丽丽来了”结束。兄妹虽相对无言,但也知道彼此各自安好,倒也是一种小确幸。

  直到这周二的晚上,妹妹告诉我“二哥住院了,在市里,胰腺破裂,胃出血,胯骨肋骨都断了。二嫂肋骨断了在县医院”。经询问才知道,受台风的影响,老家连下了几天大雨,二哥家屋后头有棵成人都抱不过来的树,半夜里一下子砸到了他们睡觉的那屋,整个屋都塌了,整棵树全部倒了,延伸到他家院子里。

  如果不是大侄女凑巧在家把他们扒出来,到天明再被人发现就没命了,如果不是小侄子小挤在墙角睡觉,大树砸在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身上,结局更难以想象。

  二哥伤的太重了,县医院不接收被转到市里,家人按照医院的意思着急忙慌的凑齐了20万费用。不幸的是当家人怀着满腹的憧憬,却被告知原计划安排在第二天一早的手术要被延后,原来看了CT见二哥伤势太重,院方没有把握主治医生迟迟不肯签字,后来在家人的一次次哀求一次次保证下,院方才签了字开始手术。

  手术足足进行了十来个小时,家人的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在煎熬。还好,苍天有眼,天无绝人之路,手术还算顺利。术后二哥被转入了重症监护室,医生说待一切平稳以后方可接胯骨接肋骨。

  今天给妈妈电话,她说医生再让准备十万,还突然问我“你知道你哥有多重吗?”见我没有回答,她自问自答“只有70多斤”。这一刻,紧绷的心一下被击垮,眼泪流个不停,要知道一年级的小朋友都要50斤了,很难想象二哥这些年怎么过的,是怎样的意志在促使他苦苦支撑着这个家,不知道这一番折腾下来,本就孱弱不堪的二哥将成什么样子……

  

  惟愿苍天有眼,助我二哥挺过去这一关,愿我年幼的侄子侄女在成长的道路上拥有父亲的庇护……

  文:孟丽

  图:来自网络

  二哥是我堂哥,二大爷家的小儿子。

  人与人之间,最割舍不断的就是亲情!最近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把我的思绪又带回了与自己的兄长相处的点滴美好童年时光。

  二哥忠厚老实,说话都是不紧不慢,脸上带着笑容。二哥比我大11岁,小时候家里亲戚有结婚、送粽米之类的活动,奶奶就会差遣二哥拉着平板车带着她,带着我去吃大席。

  

  那时候农村物质贫乏,缺吃少喝,如果小朋友提前知道家里有亲戚要结婚,不久的将来有一顿美味的大席等着自己,恨不得告诉自己的每一个小伙伴,接受他们的艳羡与“嫉妒”。

  我家在宋楼瓦房村李大楼,舅奶奶姨奶奶以及几个表姑家,有的在杨楼、薛楼,甚至二十几里路开外的套楼。小时候只顾着自己的肚子能享受一顿美美的大餐,现在想起来不禁很心疼二哥,毕竟那时候老家都是土路,坑坑洼洼,疙疙瘩瘩,雨天存水路滑,晴天扑土杠烟,很难想象还是十几岁半大孩子的二哥要费多大的力气才能把我们一次次带出去吃酒席又带回家里。

  单说爷爷这一宗,我有5个堂哥,但是跟我最亲近的就是二哥,一来他和我年龄差相对最小;二来我们都是果区,从小家里就种果树,两家的地离得近,二哥带着我一起在机井边乘凉,给我讲他上学的新鲜事。有时候二哥会一边看果园,一边放羊,但是他从来没有仗着自己大,支使我帮他撵羊,足见他是有多老实。时隔太久,好多事都不记得了。

  其中记忆最深刻的事情二哥说他眼睛近视厉害,即使坐在第一排也就只能看清黑板中间的字,看不见两边的字。想必一直想好好上学的二哥说起这些是很伤感的吧,但是当时不懂事的我给他取了很多外号,什么“光光蜓(蜻蜓)”,眼大无光等等,追着喊,宽容的二哥都是一笑置之,从来不骂我或者打我一顿。现在想来实属羞愧。

  一年又一年,岁月的车轮滚滚向前。随着二哥辍学在家,结婚、生子人生中大事一件件被提上日程。二哥二嫂相继生了2个女儿,一个小子。上有老下有小,二嫂身体也不太泼辣,像人家那样去外地打工也不现实,所以二哥二嫂只能常年在家务农。

  

  天知道,最苦最累是农民,旱涝不保收,完全望天收,往年二哥二嫂还能在板子厂打打零工,贴补家用,但是今年板子的行情也不好,他们也没有太多的活干。虽说生活清苦,但是子女懂事,家人无大恙,倒也其乐融融。

  有时候见了二哥很想像小时候一样没心没肺无所顾忌的说叨一番,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通常以我的一句“哥”开头,以他的一句“丽丽来了”结束。兄妹虽相对无言,但也知道彼此各自安好,倒也是一种小确幸。

  直到这周二的晚上,妹妹告诉我“二哥住院了,在市里,胰腺破裂,胃出血,胯骨肋骨都断了。二嫂肋骨断了在县医院”。经询问才知道,受台风的影响,老家连下了几天大雨,二哥家屋后头有棵成人都抱不过来的树,半夜里一下子砸到了他们睡觉的那屋,整个屋都塌了,整棵树全部倒了,延伸到他家院子里。

  如果不是大侄女凑巧在家把他们扒出来,到天明再被人发现就没命了,如果不是小侄子小挤在墙角睡觉,大树砸在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身上,结局更难以想象。

  二哥伤的太重了,县医院不接收被转到市里,家人按照医院的意思着急忙慌的凑齐了20万费用。不幸的是当家人怀着满腹的憧憬,却被告知原计划安排在第二天一早的手术要被延后,原来看了CT见二哥伤势太重,院方没有把握主治医生迟迟不肯签字,后来在家人的一次次哀求一次次保证下,院方才签了字开始手术。

  手术足足进行了十来个小时,家人的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在煎熬。还好,苍天有眼,天无绝人之路,手术还算顺利。术后二哥被转入了重症监护室,医生说待一切平稳以后方可接胯骨接肋骨。

  今天给妈妈电话,她说医生再让准备十万,还突然问我“你知道你哥有多重吗?”见我没有回答,她自问自答“只有70多斤”。这一刻,紧绷的心一下被击垮,眼泪流个不停,要知道一年级的小朋友都要50斤了,很难想象二哥这些年怎么过的,是怎样的意志在促使他苦苦支撑着这个家,不知道这一番折腾下来,本就孱弱不堪的二哥将成什么样子……

  

  惟愿苍天有眼,助我二哥挺过去这一关,愿我年幼的侄子侄女在成长的道路上拥有父亲的庇护……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