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娱乐

首页 > 正文

《城南旧事》导演去世,只拍过九部电影的他何以让人念念不忘

www.cn-ee.net2019-09-19

中国新网客户北京9月14日电(记者宋玉玺)中国第四代导演,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前副主席,中国电影协会名誉主席吴浩功于9月在上海逝世14.

作为第四代导演,吴浩功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了不可避免的印记。他的《巴山夜雨》《城南旧事》《阙里人家》成为那个时代的经典。

上海文联官方微信号截图

“在所有头衔中,导演是我最重视的”

吴玉公,浙江省杭州人,1938年出生于重庆,1948年在上海定居。1960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院长系。同年,他回到上海担任董事助理,副主任和董事。

自1984年以来,他一直担任上海电影局副局长,上海电影公司经理,上海电影制片厂馆长,上海电影局局长兼主任,上海广播电影电视局艺术总监,上海院长工作室,参加了上海国际电影节。

虽然有许多身份,但吴浩功说他最受导演的重视。

2018年,在80岁生日那天,他说:“离开电影业已经20年了。后来我去了文学联合会,我去了局,我没有成为导演,人们说你是一名官员。事实上,在我的心里,所有在标题中,导演都是我最重视的人。“

数据图:吴宇低头。潘苏菲摄影

“我没拍很多电影,总共九部”

《我们的小花猫》《巴山夜雨》《城南旧事》《姐姐》《流亡大学》《少爷的磨难》《月随人归》《阙里人家》《海之魂》.

几年前,吴浩功曾说过:“我没拍很多电影,总共九部。”但这些电影给中国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并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了印记。

其中,《巴山夜雨》获得第一部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等奖《城南旧事》获第二届马尼拉国际电影节二等奖,最佳故事片金鹰奖。

微博图片

许多人在互联网上发布哀悼。着名编剧宋方进在微博上说,吴浩功的《城南旧事》是他最喜欢的中国电影之一。 “在中文电影的杰作中,《城南旧事》是中国人最中国式的情感。有一个可以看到和感动的古典中国。感谢吴仪主导制作这部伟大的电影。”

演员冯远征也在微博上写道:“导演吴昊鞠躬好!天堂继续告诉《城南旧事》。”

微博图片

“电影万岁”

在吴浩功接受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终身成就”的证词中,证词后加入了“电影万岁”字样。

对于“电影万岁”这四个字,他后来解释说:“有人说我是'理想主义者',而且这部电影充满了理想的色彩。”

“我曾经说过,金色的童年,美好的青少年,年轻的年龄不会轻易被遗忘,并且经常在创作过程中表现出来。我们是与共和国一起成长并在20世纪50年代离开我们的一代。理想,信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诚的追求,生活价值取向,浪漫主义,始终拒绝在心中消灭,尽一切可能将这个“复杂”投射在银幕作品中,“他说。

《城南旧事》海报。

《城南旧事》通过英姿小女孩的眼睛,我谈到了英子住在北京时发生的三个故事。

有一篇评论这部电影的文章。因为它将小说中散文文化的叙事最大化到大银幕,《城南旧事》在电影史上创作了“散文电影”的经典。在吴昊鞠躬之后,这部电影“是20世纪80年代的一种深情”。

今年5月,他还用颤抖的手写了几句“上海电影万岁”。

吴宇鞠躬“上海电影万岁”。图片来源:上海文联官方微信截图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与此同时,吴浩功一直重视电影的实际意义。

今年5月,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电影创作的传统只不过是现实主义。

“虽然近年来,由于国际交流的频率越来越高,世界上许多电影创作系统和美学院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我们的创作实践,但我相信中国电影仍在创作和接受中,现实主义仍然是不可替代的。“

《阙里人家》海报。

20世纪90年代拍摄的《阙里人家》讲述了改革浪潮下香港家庭内部的矛盾和冲突。

在影片中,吴玉公从最古老的一代人那里说“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他被称为孔子”。

他后来说:“这实际上是我在喊什么。”

“当年,这片子是我花了很大心血拍的一部影片,里面有我想说的东西。现在,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下,我觉得它依旧可以给我们的电影人一些微不足道的启示。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是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最大理由。”他说。(完)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